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桐树

1997年,父母为了了却外祖父在世时的心愿,在故乡新批的宅基地上,完成一座小院的主体建设,总算是置办了份家产。第二年春天,虽然尚不具备入住条件,母亲提议在小院南墙根栽下两棵桐树苗。
桐树在赵城农村极为普遍。春季先开花后长叶,淡紫色的花瓣,形状像个细长酒蛊,根部略白,舌尖触碰时有丝丝甜味,明显不同蚂蚁屁股尖那样酸涩。两棵桐树不久长出芽尖,夏天时叶子已如碗口大小,长势喜人。转眼到年底,新年的钟声快要敲响时,我们迎来了儿子的降生,我看着襁褓中的孩子,洁净的小脸蛋,小嘴吮吸搜寻,我开始品味初为人父的尊严与庄重。母亲有点忙乱,把我和孩子都叫“娃”。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儿子百天时,皮肤白净水灵,胖呼呼的,母亲和妻精心呵护,似乎怕打盹时,被人偷偷抱走。外祖母看着他,不断描绘我小时候的样子,人又小又瘦,还有一脸疮。我那时猜想,按母亲的说法大约是在一个桥子下捡到我时,被野风吹过缘故吧。
我们已做好孩子一周岁的准备,外祖母突然走了,去另外一个世界和外祖父团聚。我的世界变得空落落地。看着渐渐长大的儿子,母亲伤感地说“等你孩子上大学,我们还不知道在哪”,我狠狠瞪他们一眼,感觉愤怒和惆怅。

转眼二十年过去了。故乡小院的两棵桐树已长得高大,枝干把小院遮盖得严严实实,根把地面顶得满目突兀。枝干粗得要两人环抱。叔父建议伐掉,减少根系的蔓延生长,保护近在咫尺的墙根。父母通过手机了解每一步伐木的进展,并把小院的照片,发给远方求学的儿子。
“感谢爷爷奶奶!”看到儿子回复的话语,我的眼里已饱含泪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5594.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