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童年的歌

那些年,“六.一”儿童节前夕,班主任老师总会郑重宣布瓦窑头小学的决定,准备举行歌咏比赛,要求每位同学穿的确良白上衣,学生蓝裤子,白色球鞋。我们的眼神先是惊喜,接着低头看自己的脚,露出脚趾的凉鞋。心里盘算回家向家长如何摊牌的说词,试想被拒绝后的尴尬,眼泪弯弯的期待,以及睡在炕上不吃饭、寻死觅活地睡在地上打滚,躲在树叉上不归宿看他们着急上火的如蚂蚁般地左找右找。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最后,在各种预案逼宫下的破涕为笑。一种博弈后获胜的感觉,小小的虚荣心和攀比心满足后,和同学一道身着新衣,谈笑着去往学校的路上,陶醉在那如沐春风的惬意里。
我矮小,纤瘦。姥姥总是嘱咐裁缝裤子尺寸长点,上衣大点,娃们长得快,只穿一次太可惜。头一天,姥姥寻出只有腊月里才用的长把铁烙铁,插入炉膛,片刻后抽出,故意轻吐一口唾沫,上面发出嗞嗞的声响。接着嘴对着吹去附着的煤灰。取过盛凉水的碗,喝一口含着,对着摊在炕沿边新裤的衣缝,用力喷出一股水雾。烙铁走过时,腾起一阵气雾,裤缝便格外齐整舒展。尽管我所穿的宽袍大袖,却也是新衣,比其他因为家庭拮据而装病请假的孩子要幸运许多。我对着姥姥的妆台摆了摆身体,眉毛如同小鸟张开的翅膀。一路上,头顶的麻雀叽叽叽喳喳,根本不用担心我用弹弓去攻击它们。
时间很贪婪,有时候,它会独自吞噬所有的细节。多年后,我也为人父,每逢这个时节,总会忆起最美的童年,含泪唱响童年的歌!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5579.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