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事

立在桃树下看花。桃花三朵两朵开得稀疏。门前菜园里的那棵桃树,居然还一朵都没有开放。这样亦好,别人家的都开过了,我家的再开,似乎更有意味。
李花是颓败了的。颓败了的李花并没有不好看,它们的白与新生的绿停留在明亮的日色里,那种简静的味道,如同我们的小时候。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小时候,我乡下每年春天,我一起床,就得帮妈妈把灶膛里的灶灰掏干净,然后用簸箕端着灶灰撒在韭菜地。
妈妈说灶灰适合给韭菜做肥。

我那时最不喜欢的是收鸡粪。不说鸡粪臭,让人难为情的是得去一家一家的门口蹲着用小铲刀把鸡粪收进葫芦瓢里。这让我感觉自己像个叫花子。但妈妈说鸡粪和饼肥是甘蔗最好的肥料。她那时每到腊月就卖甘蔗。不记得甘蔗多少钱一捆了,她那时也一根一根的卖,一截一截也卖,总之,卖了甘蔗好过年,运气好,兴许还可以给我们挣一部分来年的学费。

今日早饭后出去转悠,遇见小桥村的妇人们在桥头玩。她们喊了我说话,又问我今年收学生没有。我笑说闲着也是闲着,有孩子托我补习,我就尽心尽力地去做。她们说这敢情好。又说她们在找事。

“我的个伢把她的伢丢在我这里啦。你看,这个其实蛮适合我的。”菊把手机递给我看。那是孱陵在线,里面有许多招聘信息。她看的是有关缝纫这块的,她从前在深圳那边做。“我做个尾部主管没问题。”
“你做了这么多年,什么都拿得起的。”我由衷地。
“做不了啊,你看,上班的时间和幼儿园里上学放学的时间对不上。”她叹气,“我也不想挣好多钱,只想把自己的生活费赚来都好。”
“就是。又要管家,又要管孩子,能挣钱自己花就不错了。”娟接口道。
“我第一次看见你觉得你好漂亮呀。”我对娟说,“你年轻,可以去卖黄金首饰的店看看,我的朋友圈里天天有人在发招聘信息。”
“哪里年轻呀?37了。”娟笑,并连连摆手“人家卖首饰要身材好,皮肤好,相貌好,打扮得好。还要嘴巴会说。我哪里行?”
“你怎么不行?没问题的。”
“嗯,我刚刚和人说好了,下午去看看。”她告诉我;“健民食赏招学徒,我想去学做蛋糕。学门手艺了稳当一点,做得也长久一些。”
“这个好。这个好。”我连声说,“健民食赏的环境好,这家的生意一直都好,分店也多,学出来了很不错的。”

往回走的时候,我的心情是愉悦的。我喜欢与她们说话,跟她们说话,能感觉到生活本来的样子。乡下的女人们大都勤劳质朴,她们不会有虚妄的要求,她们读书不多,好像懂得很少,但她们能找准自己的位置,踏实地生活。

午间边抄经边听87版《红楼梦》电视剧里的音乐。想到蒋勋曾说过《红楼梦》是一部佛经。其实,生活本身也是一部佛经。我们每个人,都在生活里面修来修去。在我想来,所谓修,就是平平淡淡把日子过好。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5513.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