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从小时候的作文说起

我小时候也不会写作文,只爱看书。八岁就看冯梦龙编辑的《笑府》。
写作文到了要“拔高”的时候,硬说回农村看到了新变化。有些相声演员比小时候的我更能扯,说有旧家具要送给“他姐夫”,结果拉到他姐夫家,他姐夫正想把放不下的旧东西往别人家送呢。
农村是有新变化的。
城市里家家物品过剩,车要N辆,淘汰的电子产品无数,都想着送人。我们过上了过去最差的相声演员描述的那种幸福生活。
小学四年级时,我写过一篇《我的未来》,毫无奖励,毫无回应的代表自己内心的作文。作文里幻想自己将来能得“诺贝尔奖”,那可能是1987年,三十多年过去了,我确实在攀登科学高峰——文科的高峰。大奖倒是从来没有得。得奖的山东叔叔叫莫言。
教过创意写作的都说“写作可教”,而我觉得作文也就是领着学生审审题、应应考而已。如果写作写的是生活,我们能领着学生生活吗?真正的写作太难教。应试作文可以教。
翻译过诗歌的才说“诗歌可译”。说“诗歌不可译”的人倒也诚实。译诗歌是自己译,教写作是教别人。首先自己好好写吧,打个样儿。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5497.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