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正月十五元宵节

小时候,过完年最盼望的一个节日便是正月十五元宵节了。

正月十四那天县城逢集,像年前的腊月二十四集一样,村里各家各户的男主人都会去赶集,买十五要用的各种烟花、小蜡烛灯,以及孩子们放的呲呲机,也有人管呲呲机叫嘀嘀机,还有叫洋花的。

大人放烟花,小孩放呲呲机。

正月十五的烟花大都不带响,只管看花,不用捂耳朵,不用担心像过年那样噼里啪啦地响个没完。

小时候最怕的是那种大炮仗,在天井里呲花完毕,一声炸响如霹雷一般,屋里窗玻璃都震得响。

老家有个谜语:一个小孩子扎着红扎腰,咋呼一声不见了。谜底就是这大炮仗,那个咋呼真是震天的咋呼。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1张

父亲每年十五都会买鸣子,起花和手花,有时候还会买转花。

鸣子是一根细棍上头插一个小鞭,鞭芯朝下,放花的时候一点鞭芯,鸣子就随着清脆的“吱”一声上天了。

起花的样子和鸣子类似,只是响声不同,它点燃之后会“跐溜”一声,上天之后几秒钟再“啪”的响一声,响声因为离得很远了,因此声音感觉并不大,也不用害怕捂耳朵。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2张

手花像炮仗一样,但不会炸响,点燃之后就用手拿着呲花即可,只是这个玩起来要小心,有人就拿过带响的手花,结果炸到手。

转花像地老鼠一样,点燃之后在地上“吱吱”地转几圈,深得孩子们喜爱,但是对孩子来说,最安全的还是呲呲机。

呲呲机是一种迷你烟花,一层软纸包着可以呲出小碎花的火药,那层纸被火药侵染的黑黑的,直径约一厘米,长度和筷子差不多,下端点火的地方火药最多,上端扁扁没装火药,可当把手提着。

卖的时候都是一扎一扎地捆着,因为家里孩子多,父亲都会多买上几扎,每人管够。

呲呲机是我小时候的最爱,直到到现在还非常怀念小时候放呲呲机的样子。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3张

烟花是正月十五晚上燃放的,白天也还有值得期待的事情,那就是等着母亲给我们蒸一些小动物。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4张

母亲每年都会蒸同样的几个小动物,虽然蒸的东西年年重复,但是我们却年年盼。

比如一窝鸡,布鸽(鸽子),兔子,刺猬,当然还有天地上的面灯,水缸里的龙灯。

蒸面灯和小动物的面,最好用死面,不用发面,这样蒸熟出锅之后不容易变形。

 

每当母亲和好面,我们姊妹几个就急不可耐地围坐在旁边,说着自己要什么动物,什么动物。

母亲总会不管什么动物都要蒸上四个,以免出锅之后我们争抢。有时候我们看着母亲蒸,也会自己动手,虽然没母亲蒸得像,但却也相当有成就感。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5张

母亲先给我们蒸完小动物之后,再去蒸面灯。都做好之后统一上八人大锅蒸,出锅之后,我们便各自选各自要的小动物,母亲则会给面灯做上灯芯,或者等父亲刻完萝卜灯之后,一起做灯芯。

 

把火柴棍的红头去掉,拿棉花包住一端,用手捻搓成灯芯模样,另一端插进面灯,但不要把面灯刺破,然后倒上豆油或者花生油,面灯就做好了。

 

因为正月十五晚上要用很多灯,全用面灯太浪费,父亲便会刻一些萝卜灯,后来这些萝卜灯也慢慢被小蜡烛灯代替了。

选匀称周正的胡萝卜或者青萝卜,把萝卜去头去尾,切成几段,每段中间掏上个窝,灯芯做法和母亲的面灯一样,都是用火柴棍和棉花做,做好之后倒油即可。

一切就绪之后就只待天黑即可点灯送灯了。吃过晚饭后,父亲挎着芫子带着灯和烟花去林里(祖上坟地)送灯。

母亲带领我们在家里送灯,大小房门口两侧各送一个灯,猪栏牛圈也要送灯,天井中间摆上一张杌子,上面放个盖顶,点燃三个大面灯放在盖顶上,这三个面灯就叫天地灯,水缸里还要放个龙灯。

灯都送好之后,站在院子里,看着四周被照得通亮通亮的,心也跟着亮堂起来。

母亲让我们用天地灯烤烤眼睛,烤烤耳朵,说烤眼睛和耳朵会耳聪目明,不害眼病和耳病,虽然是迷信,但是被天地灯烤得眼睛和耳朵暖烘烘的,倒觉很舒服。

家里灯都送好之后,剩下的灯再拿到外面去送。印象中外面的灯,大都是蜡烛灯,由小孩子去送。

这时家家户户的孩子兜里揣着小蜡烛,手里提着点燃的呲呲机,一边放着烟花一边走。先到土地庙和石碾上送灯,再东汪南汪西汪送灯,还有人去河里送灯。

印象中,我送的最多的灯都是在石碾上和土地庙。石碾和土地庙离家最近,到那里之后,已经有很多人家送的灯在燃烧了,直接对火点上,把灯放下就算送完了。

小时候老是把土地庙叫成兔子庙,一直很纳闷,兔子还挺高大上,还有自己的庙。那时候孩子们只管去送灯,至于为什么送灯,也不去细究。

送完灯就可以和小伙伴玩耍了,去你家看看,去他家看看,互相比比父母给蒸的小动物,再在各家天地灯上烤烤眼,烤烤耳朵,嘻嘻哈哈就闹到很晚。

正月十五晚上到处灯火通明,感觉比过年还要热闹,孩子们都会玩闹到很晚才回家。

回家之后,家里有的灯燃尽了,有些还在燃烧,看着那些明亮的灯,真不忍心睡去,只是玩了一晚上,早就累了,困了,倒在床上,一觉就到天亮。

正月十六早晨很多人会早起去林里捡面灯,捡掉落或者没有燃烧完的烟花,面灯捡回来之后,切片可以当面片煮了吃。

面灯是死面灯,耐嚼,再加上被豆油或者花生油浸泡和烧烤过,锅里放少量猪油葱花炸锅,添水下着吃味道还不错。

正月十五过完,年就算彻底过完了,对孩子们来说,再想过年过正月十五,就只好再盼下一个年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5451.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