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文人大聚义之后——《儒林外史》系列散文其二

中国最短的古典文学名著《儒林外史》(五十五回)里有一场大戏——祭祀泰伯祠(第三十七回《祭先圣南京修礼》)——特别热闹。好多文人出场了,遗憾的是大家熟悉的王冕、周进、范进、匡超人都没来。
马二(考试复习资料专家)来了,匡超人不喜马二,他在外面处处贬低这个曾经帮助过他的贵人。和这有关系吗?其实,匡超人可能在京城做官太忙,也可能“被查”了。
金东崖来了,这个到处在文人的圈子里混,其实主要目的是给儿子铺路的文教界官员担任祭祀仪式的“大赞”。这个“大赞”,应该相当于整个仪式的主持人。金东崖在这场所谓文化盛举中的位置,让我们隐隐约约看到“文人似乎永远离不开官员的主持”。
为什么祭“泰伯”呢?吴越地区是中国文化的发祥地之一,随着吴越争霸(公元前6世纪下半期至公元前5世纪上半期)的结束,吴越文化逐渐与中原文化融为一体。泰伯是历史上吴国的开国君主,周文王的叔叔,古公亶父的长子,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先贤。而且是吴越地区最能代表儒家文化传统的先贤。《儒林外史》的故事有的发生在安徽,书中有不少安庆人。后半段好多故事发生在南京,南京从大范围看也是吴越江南文化的一个“点”,而且泰伯祠被“设”在南京。
论语里有《泰伯第八》,其中有相当多的名句,例如: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但是研究古典小说可不仅仅是某个专业的责任。我们到了该建设“中国学派”的时候了。到了该恢复“文史结合”、“中外兼通”的时候了。
《儒林外史》里这场大戏,相当于《水浒传》里的梁山泊大聚义,几乎所有人都到齐了。水泊梁山大聚义能震慑朝廷,威远山东。文人聚在一起能干什么呢?开会。想想都有点灰心,文人不会武功。不过,所有的写作都是吴敬梓先生的摸索,“泰伯祠”的戏有趣无趣,本人也无意苛责。吴先生想的是“兴礼乐教化”,可所有的事,不都得从脚下做起,从今天做起,从身边做起吗?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5408.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