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鸡粪气味

我爸我妈回瓦窑头刚踏进门,姥姥便起身朝着鸡舍顶上的麦秸窝里走去,探身收出几个温热且沾有血丝的鸡蛋,用腰间蓝色的围裙兜起,含笑着走回来。再从隐蔽的角落里,掀开黑色的瓦罐,凑够有多半碗的鸡蛋,顺着锅沿,一个一个轻轻溜放到快煮开的铁锅里。我接过姥姥递来的眼色,停下相互追逐的游戏,用不太高明的谎言把小伙伴打发走了。
出锅的鸡蛋还沒过水,我已躲在姥姥身后,伺机伸出脏乎乎的手。“这是孰家的娃,学的一点皮儿都没”,姥姥明知故问地警告,一边抬手在嘴边朝虎口“噗、噗”吐了几口,向接近鸡蛋的手指做出抽打的姿势。我缩回手,未遂之后的尴尬,尽在大家的眼中。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这鸡粪味,你和姥爷吃的还不伤?”姥姥回头扫视了我和姥爷一眼后,先把鸡蛋递给了“客人”:我爸我妈。“你妈最爱吃石条卷子,那没鸡粪气味!”。姥爷正和我妈在聊天,他对姥姥剜了自己一眼,根本没当回事。我顾不上那么多,只恨自己喉咙眼太窄,吞咽太慢,时不时用眼角的余光盯着那个鸡蛋碗。那时,我心中始终存有疑惑,为何姥姥对鸡蛋没丁点儿兴趣,却对硬梆梆的石条卷子情有独钟。总是别人先端碗,剩下的不够她吃,她依然会笑得那么自然真诚。换成我,定会呼吸变粗,故意把锅碗磕碰得叮当响。

“这辈子跟上你,什么福也没享过,我也就是伺候人的命,热火遭殃的命”。姥姥埋怨着,手里依旧没停顿,把锅台擦得黑又亮。“这辈子,多会能沾上你的光?”转头,姥姥又对着我,一脸认真的样子。我信誓旦旦地说“娶下媳妇儿,好好伺候你”,姥姥摆摆手“怕等不到,等不到,那猴年马月的”,她停顿了一下,“娶了媳妇,恐怕连爹娘都忘了,还能顾上这俩老不死的东西?……”。我笨嘴笨舌,总是词不达意,不知该如何来表决心。

童年的物质生活虽清苦,但心情和精神,永远是快乐和舒展的。长大后,终于懂得鸡粪气味所含人生的意义。时而让媳妇儿煮上一碗鸡蛋,沒过水时,依然会学着童年的样子伸出手,在鸡粪气味里,落下含笑的泪花。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5362.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