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岁末散记

今天是公历2019年12月31日,朋友圈纷纷赋岁末。我的岁末之感却还没有来临,因为生在农村、长在农村,骨子里的时间感是农历的。但是,想写一写今天的事情,姑且写成《岁末散记》吧。

今天也没什么不同,仍然是早起送稚子上学。他倒是有些不同,穿了诸葛亮的衣服,要走红毯,还要做小小的主持人;他们的小学生活确实很有趣。送完即去办公室,想起一位学者送的书还在近邻宝的柜子里,即去取书,再回到办公室,又去信箱里取东西,之后就开始读书,读关于鲁迅研究的,读得茫然不知所措,读关于胡风研究的,唔,不错不错……时间就这么流走了。稚子来了,他今天走完红毯就回来了,不用上学了。

不用上学了?那怎么办?想办法呗。饭后,争持了一会儿,同意由我骑电动车带着游镜春园和朗润园。很好,虽然冷,可是阳光满地,有一处湖水完全没有冻住,一群鸭子在水上游荡,稚子大声怪叫,学狗叫,想把鸭子吓得飞起、飞走。可是鸭子们却全都循声游来,以为稚子是要喂它们呢。好吧,逗留一下就够了。镜春园朗润园到处都是落尽了叶子的树,树上纷纷飞着鸟,都是灰喜鹊,喳喳叫着,似乎很开心。朗润园的湖水冰冻住了,有三两个小孩在滑冰,穿着粉红的羽绒服;还穿着冰刀?稚子说不对,她们的鞋前后都有轮子,是溜冰鞋。

你想不想去滑冰?不想。那走吧,太冷了,去我办公室吧。心情是很好的,到了办公室,稚子画画,我也跟着画画。反正是瞎画,想着刚才半小时的游历,觉得很有意思,就开始写:

枯木留众鸟,喳喳度冬寒。

阳光亦满地,冰上有红衫。

但听笑语响,春意染丘山。

仿佛知天命,乐之实非难。

稚子学狗吠,群鸭起波澜。

即此逍遥趣,可以迎新年。

流水账。姑且如此吧,重新开始读书。读海子,问稚子要读什么,《南画十六观》看不看?不看。那么,海子看不看?看过了。看过了?喜欢什么?喜欢里面的一首《龙》,题目就喜欢。再邀请他看海子别的诗,都不喜欢了。想起顾城被称为童话诗人,就问顾城看不看?我读海子,你读顾城,好不好?不情不愿地,但开始读了。

记得找两首喜欢的给我看看。好的。过了一会儿,就找出来了一首,很快又找出来一首诗,一首写的是昆虫分益虫害虫,一首写的是小朋友写信表示愿意扎根农村、扎根边疆。一边感慨,果然是稚子特有的儿童趣味,一边惊讶,顾城还写过这样的诗?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时间过得真不够快,稚子感到很无聊,折纸也折腻了。那么,写十四行说说2019关于诸葛亮的一切吧?十四行可是意大利大文豪彼特拉克和英国大文豪莎士比亚写的,你也写十四行吧?好吧,就写:

我搓了搓眼睛

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开头还不错,后面就是流水账了。什么?你居然搞了一个诸葛亮天团?怎么没跟我说起呢?也没跟你妈妈说吧?没有。好吧,仍然是这样,不问就不说,问了也不一定说,人小鬼大,藏着各种秘密,都不跟你讲。由他去吧,总算快到吃晚饭时间了。

今天就是这样,并没有什么不同。也不是完全一样,因为是跟稚子在一起看风景、读书,似乎人会快乐一点,很容易从寒冬体会到春意,甚至还一起唱了唱《春光美》。也还不错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533.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