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从“小子不敏”说起

第一次读《太史公自序》也就是《史记》“作者序”的时候,我只记住了四个字“小子不敏”。那时候年轻,诚惶诚恐地四处求教、听课,自然最相信这四个字。现在也相信,因为某属兔,第四个“本命年”都快要到了,不和时间赛跑不行。
最近两个多月,写了两篇作者《自序》、两篇《后记》。一本著作、一本译作在夏天要出版,对新美南吉和北原白秋的研究和翻译要告一段落。
写《后记》成瘾,这么多年写了那么多篇,风格和长度都不同,自己还算满意。但是,我自己写的诗几乎全都不满意——顺口溜、台词的痕迹太重——包括今年新年写的《红双喜玻璃杯》,幸亏自己不能写好诗,也就不用像李贺或者萧红那样挨饿受冻了。
中式俳句我还在写,新年期间写了一句:
脖子上挂着二维码的乞丐
过年不休息
2021年春节,想想未来的十个多月,我有几个心愿。
第一是顺利地出版《新美南吉创作艺术论》《北原白秋别裁》,让《东北师范大学日本诗歌翻译与研究丛书》达到四本。丛书数量上不封顶。
第二是儿子中考顺利;第三是在读学生顺利毕业。第四是母亲和妻子身体健康。
第五是能够预订一枚建党一百周年的纪念币或者纪念邮票。
第六是从《儒林外史》入手,加强对中国古典文学的研究与散文写作。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5325.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