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年兽

很小的时候盼着过年。

少年时厌倦它的繁琐与热闹。

如今,我46岁了,却又像回到幼年,格外喜欢着这份烟火与喜庆。

在故乡贪婪享受着亲情、友情……外面烟花绽放着,吾悦广场上,红灯笼一片一片的,过年,多好呀!

可是,这里虽好,仍不是我的故乡。

我的故乡在后村。我在窗前可以看到一片片稻田,同时也能够看到一个小鱼塘,它在稻田的包围中。这是我小时候见到的绝无仅有的一个小鱼塘,也是我最热爱的地方。我曾经在小鱼塘摘过荷花,也曾经在小鱼塘和小伙伴们打过水仗。与朱自清笔下诗意的荷塘相比,乡村里的荷塘倒显得有几分野性。乡村里,等夏天到来,荷塘里并蒂的、三蒂的、四蒂的荷花都含苞欲放。一天,我和祖父在荷花池旁乘凉,祖父说:“家住后村乐岁年,善邻池鲤两安然。常将剩饭投溪上,亦付余情系岸边。鱼见人来红尾晃,花随水去锦书传。”那一刻,文字和故乡便深植在我心里。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1张
这是我的故乡呀

人生过半,诸多磨难离合都一一走过,酸甜苦辣都一一尝尽。再回首,收余恨免娇嗔,懂因果知慈悲。得失安然之后,变得云淡风轻。时光是很好的融剂,可以把很多东西慢慢稀释掉,可以把很多东西凝固……也可以酿造很多气息和气象。

2021年12月11,回老屋给祖父上坟。

翻箱倒柜之后,发现了祖父遗留的一幅老式石头镜和一枚印章。

上坟时,遇到了童年时的小伙伴。遇到了邻居家的两个小哥哥。

邻家大哥哥是我们童年时的学习榜样,在县重点小学当校长。

邻家小哥哥子承父业,在新疆做医生。

彼此寒暄几句。又各自离散。

但是,足够了。

一句问候可以温馨很多年。

我,他(她),我们。都是许多年不回家。

故乡对于我们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分,只因生于斯长于斯的关系,朝夕会面,遂成相识,正如乡村里的邻舍一样,虽然不是亲属,别后有时也会想念。我在东莞住过四年,佛山住过五六年,这都是我的故乡,现在住在武汉,于是武汉就成了我的家乡了。

但是,对于我们这种同时拥有几个故乡的人来说,又像是没有故乡。我们总是在走,一边走一边播撒着全世界都能生长的种子。

我们随遇而安、落地生根;既来则定、四海为家。我们像一群新时代的游牧民族,一群永无归宿的流浪移民。

2021年,我决定不回汉中,就地在武汉过年。当我告诉爹娘过年不回家时,他们语气一下子降了下来。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2张
这是我的故乡呀

我把回乡的高铁票看了好几遍,买了退,退了又买,最终还是决定回乡过年。听到我要回家,爹娘还是不敢相信,让大孙女再三确认了三次。

二少也笑我说话不算数,说好跟她回仙桃的,临时又变卦。

我笑道:“回汉中过年的,实际上是我的分身,就像孙猴子拔下的一根毫毛。他只是执行着我的指令,但他并不能自己做出什么决定,而我的另一个分身一直留在武汉。”
虽说在哪过年,都是年。

但是,能回到儿时的故乡过春节,算是培养我自己的春节仪式感,安抚心中那只从不安分的年兽。

是的,这叫春节、又叫中国新年的日子,演变成了一只小兽,藏在我们的皮囊之中,啃啮我们的神经,又滋养我们的心血,在冬尽春来之际,最能勾起乡愁。
又或者,乡愁就是住在我们心里的年兽。

这年兽,是日常,是烟火,是红火的世俗心。

一个人有了世俗心才有了气象。过年更是欢喜,像接近一个巨大的喜悦,宏大的铺垫如此绵密嚣张,紧锣密鼓的热烈……新一年了,祝福大家春节快乐,百福具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5307.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