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攻书之余

我的啖饭之道是教书,所以尽管疫情汹汹,还是要备课。要备课,就要查阅各种文献,查来查去,文献山积,站在山脚如我辈者,就不免有仰攻难下之叹。但是,如果托大一些,把所谓学术史上的文献都“登而小之”,却又仍然不得不查来查去,就不是仰攻难下,而是泥泞难行了。何以“不得不查来查去”?盖因行规如此,纵使顶难入眼目的文献,也要耐着性子一读,笔舌及之,否则就有抄袭或者不敬前辈之虞。好吧,不管是仰攻难下,还是泥泞难行,反正都一脚一脚踩过去吧。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踩来踩去,自己也不清楚足迹何处,是在重复他人,还是在重复自己?但激情却诞生了,恍恍然以为是以学术为志业,以为是积水成渊,以为自己是加缪笔下的西绪福斯,总之,是崇高的。一自我崇高,也就有不朽之感,投入不止,壮心不已。

所恨的是手机没有调成静音,听到了信息提示声。这就可见自己道心未成,凡心犹炽。没法子,修炼不到家,就拿起了手机,是侄子要视频。接通了,是孙子孙女们在写毛笔字,邀我共赏。赏字之余,侄子就说还在等开市。侄子说做生意的,不开市,自然就影响啖饭之道。

又是“啖饭之道”,俗气!

但是没有办法,就说这啖饭之道,连带地说起一些急于返城工作的农民工。好在彼此虽然不是地主家,余粮尚有,终于达成共识:命要紧!在家呆着吧。何况在家呆着就是为国为民,何乐而不为?

攻书的心气儿却散了。反正也没有什么成就事业的雄心,姑且陪稚子玩玩吧。先是陪读了一会儿英语,读Beautiful Fireworks,可惜今年烟花特别少;何以特别少?聪明如你,自然是懂的。又读The Bat, the Birds, and the Beasts,就有心气儿了,嗯,心里来气儿了,可恶的蝙蝠,中华菊花蝠,殊可恨!可是,“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还真不知道恨谁,恨中国人,还是恨非中国人,只恨自己算了。

又陪着搭积木。搭来搭去,他就提出要视频,跟他的小伙伴视频。这些天拘在房子里,实在难为了他,不能出去撒野,好好的春节,好好的假期,无聊甚。可是他的小伙伴线上上课去了,学数学,学英语,唯恐人后。只好继续跟着我积木,等时间过去。而他的时间是茫茫无涯的,比“从前慢”还慢。

手机又响了,看看吧,就想起中午朋友发来的一首感时七律,闲着也是闲着,就步韵和一首过去,聊以解攻书之乏:

不敢街头话梦痕,空城百里非无人。

蚁民泪尽盼行役,妙手春生恨兽禽。

自立无凭除弊事,江河可浚问黉门。

如今肺语共尘土,何必诗文表寸心?

步完一看,像是骂世,像是自嘲,简直不要太尴尬。想起这两天读的郁达夫的旧体诗词,摇曳忧悒,自怜自恨,拉着祖国江山作陪,也就愈发觉得,凡是想不朽的,都未免有些肉麻。

但我是不得不顾及啖饭之道的,所以再肉麻的不朽诗文,也仍然要读下去。何况,像“读书这么好的事”,那是我祖祖辈辈梦寐以求的。总归是比一天天戴了口罩出去买口罩、却空手回来的好。

好吧,我就乖乖地读书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521.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