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雪水

阳光下,雪渐渐融化,清亮的雪水,开始生花。
山脚下,雪水在流淌。沿着不同的方向。
白的山,白的雪,雪水从山顶滑下。

故乡的屋顶,洁白的屋顶。雪水从屋檐落下,吧嗒吧嗒吧嗒。
院子里全是雪,白白的雪,在阳光下。
树上有雪,吱吱呀呀的风声,雪从枝头落下来。真是个调皮的伢。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图片来自网络)
父亲在堂屋做木活,洁白的刨花盛开。
母亲在西屋烧火,乳色的炊烟四处散开。
我在棚屋里静静地看书,洁白的书页一层层掀开。

那一年冬天,特别的冷,雪很大很大。
村口的井被封住了,村北的井也被封住了。
村里再也没有对方取水了。
姐姐急的团团转,雪地里的脚印多了一圈又一圈。
要不就用雪水吧!母亲突然提议道。
到哪里去取雪呢?
院中的雪都已经爬满了脚印,灰灰的黑黑的,一点也不干净。
树上的雪倒是洁白如初,但太少了,靠近树皮的部位依然不干净。
屋顶的雪就更不用说了,那陈旧腐烂的草浸透在雪水中,实在无法享用。

于是,我和姐姐来到了村的东头,在杳无人迹的地方,一个浅浅的脚印都没有,甚至鸟雀的足迹也没有。我们用很大很大的盆,装满了带回家。
白白的雪,白白的瓷盆,端的十分迷人。
姐姐亟不可待地将雪倒进大铁锅里。
大半锅的白雪,在昏暗的小屋里,闪动着醉入的光。
盖上锅盖,我在灶膛里填满草,火光红红,不一会儿锅就开始冒着腾腾热气。
当我们掀开锅一看,锅中的水赫然出现。
但当我们用水瓢舀出来时,顿时大吃一惊。
那水中竟然有许多草末和尘灰。
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观看着温热的雪水。

但我的心里,依然觉得雪水应该是洁白无瑕干干净净的,就如那雪花一样。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5162.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