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锁阳

荒郊野外,一个男人向她而来。
女人不知道,她此刻眼前一亮,哟,一个沙窝窝,四周全是雪,只有沙坑里雪融了,露出西瓜大一坨儿沙地。女人一勾子坐在雪窝里,笑,运气真好,那一坨儿沙地下,肯定是锁阳,一米多长,胳膊腕粗。这沙坑是去年谁挖下的,在这样的地方,锁阳一定会用一年时间把季节变成结晶。她不敢用铁锹,而用红柳枝轻轻抠土,如同文物工作者发掘文物一样小心,一点点地把挖去那些细沙。看见了,头露出来了,她心里愈发喜欢,心花怒放。不,不行,这样挖下去不行,看样子这不是一株,而是一丛。她兴奋得用铁锹将远处的沙丢出去,形成一个一米深坑,然后轻轻地抠悬崖上沙,一点点,哟,出来了,一根一米长的锁阳完整地取出来了。
接着第二根、第三根、第四根……取到第五根时,她一个人笑了,是那种放纵的笑,旷野上没有人,她一个人大声地笑着,想告诉谁,可身边没有人。她坐下来,双手托着一根一米长的锁阳,哎,这根卖五十多吧!这几根就能换二百多元了,而沙里还有。她小心地把蛇皮塑料袋平铺在雪地里,将挖下的锁阳平展展地放在上面,不能折断,折断就不值钱了。
越挖越多,似乎那是个聚宝盆,挖不完似的,一根又一根,再挖下去,就拿不回去了,毕竟女人是走来的,二十里路,咋拿回去呢!
三九三,挖锁阳。锁阳镇人说,三九三的锁阳最好,滋阴壮阳,最厉害。有多厉害?当地人说,在白开锅里下面条,先熬锁阳,滚沸后下面条儿,面条儿都成了直棍棍;还有人说,六十岁的老汉喝了锁阳茶,大晚上睡不着觉,就想年轻时和婆姨的浪漫事儿。外地人还邪乎,直接神神秘秘地打听锁阳,说吃了锁阳棒,晚上了不得。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女人像个胖嘟嘟的狗熊,在冬日的戈壁荒滩的红柳梭梭里傻笑,这下发了,够春娃上学了。昏黄的阳光照耀迷茫茫大地,还有狗日的风咝咝地刮着不停,女人提一短把铁锹,穿着臃肿,只露出俩眼睛,在锁阳镇荒漠那一坨儿沙地上向四周望,远处那个男人让她哆嗦了。
男人走近了,突然停下来,转身离开;但又走来了。
女人眼见他近了,心一悸,又舒展了,又扑腾腾跳动起来,这荒郊野外的,孤男寡女,咋整?
男人还是朝他走来。女人想好了,若他胡来,她非用上吃奶的劲儿,用指甲抠烂他尖嘴猴腮脸不可。
男人停住了,说他二婶,回吧,今天晚上有大风。
女人见是光棍儿老实,仇人相见分外脸红,就不冷不热说,嗯,好好的天气,哪有大风哩。
天气预报说呢,回吧。
老实走了,站远处等。
女人把锁阳包在蛇皮袋里,外面用细绳儿捆好。可是太重了,她拿不起来,却不想靠老实。
老实走回来,我扛吧,你拿家当。
一前一后,走向村庄,那一片迷迷蒙蒙的地方。
女人跟在后面,想起那年老实的驴偷吃了她家晾晒的锁阳,锁阳正是她想换成钱供娃上学的,有了误会,从此指桑骂槐,不相往来。
女人落下一截儿,老实就停下等。
阳光暗淡下去了,他们还在沙地上走。
西风渐大了,迎脸而来,如刀割。
女人越走越慢,老实走走停停。
夜黑了,风更大了,寸步难行。
老实在烽火台的厚墩墩下坐下来,说背风,歇歇再走。
女人浑身发抖,冷气直钻骨髓。
老实捡拾柴禾,点起篝火,让女人烤。男人把外面的羊皮大衣脱下来,瞅着女人说,穿上吧。
女人不穿,牙关抖,手往外推。
老实双手提起大衣后领,披在了女人身上,穿上,嘴甭犟了,感冒了。
女人向着火,脸红彤彤的。
女人问,你不冷?
老实拍拍棉衣,原来穿了俩棉衣。
老实第二天就感冒了,一整天没出门。
大白天,女人来还大衣,带几根锁阳。
男人说,那年驴事,他不对,他故意的,就想和她拉拉话儿,这么多年了,嗳,她今天不该来,大白天的,别人瞧见了,捣闲话哩。
说啥?让说去!女人从羊皮大衣口袋里拿出一对银手镯,说这值钱的,他咋放兜兜里?
张金匠的手艺,给她的,戴上。
女人握住男人的手,紧紧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5055.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