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宝贝生病了,咳嗽……

我们家孩子的幼儿园里很多小朋友最近都感冒了,同在一个园里,大家又都在一起做游戏,一起吃饭和玩耍。
交叉传染就在所难免。
虽然说幼儿园也有要求,感冒的孩子在幼儿园里要全程带口罩。但毕竟都是小孩子,天性又好动,不可能像大人那样自觉的做到全程都带好口罩。
上周四放学回家后,我在视频中就听她婆婆说,有点咳嗽,我当时也没有太在意。
周五晚上我又接视频,媳妇儿也在家,她也说孩子好像感冒了,在咳嗽。
我问,有没有发烧?
媳妇儿说,没有发烧,只是有点咳,煮了梨子水来吃了的。
我对这些所谓的梨子水从小就不大相信,也没有亲自看到过哪个病人是靠梨子水治好咳嗽的。虽然梨是有止渴生津润肺的功效,但也仅于此而已。
不知道是不是以前的人道听途说把止渴误听成止咳,还是哪个庸医郎中乱开的方误导的老百姓,所以一直民间就信这个。
我听媳妇儿这样说就问到,感冒了就应该去看医生,医生会对症下药,熬梨子水要是有用那还要医生做什么?
媳妇儿说,又不是黑不严重,吃了万一好了耶。
第二天,看到我的微信上有一个妇幼保健院的挂号费支出,知道媳妇儿应该是带孩子去看了医生,心想本来就不严重,又看了医生应该没有什么吧!
晚上工地上聚餐,一直到吃饭唱歌到晚上十点过。
翻出手机来看,发现微信上,电话里好几个媳妇儿的未接电话和视频语音,就离开去到安静的地方给她回过去。
媳妇儿在那头传来抱怨的声音,他说娃儿不好,咳嗽嫩个恼火,你也不问一下,还在外面耍。
我说,我离家远哦嘛,你不是带她去看了医生迈,本来也不严重,医生怎么说嘛。
媳妇儿才说,孩子下午开始就有发烧,去医院查了血说是白细胞偏低,有一项指标涪陵还查不了,要重庆儿童医院才能查,但也还是开了三天的药,说是吃了后再去复查白细胞恢复情况。
我听了还是感觉有点不妙,首先证明是有病毒的感染,因为白细胞就是杀病毒的,而白细胞偏低就证明打不过病毒。
本来这段时间就是流感病毒的高发季节,且又遇到新冠疫情的防控形势这么严重,这种时候很难不往坏处去想。
我们那个小区里,住着很多在涪陵工作的外地人,完全不排除有河北回来的。咱家孩子读的幼儿园也是小区里的,就读的小朋友也有很多父母是外地来的。
所以也不排除有外地的父母年底回涪陵,把病毒传染给孩子,孩子又带到了学校。
越想越慌,要是感染新冠,那就麻烦了。
所以我跟媳妇儿说,吃一天药如果没有好,星期一就先不去幼儿园,也避免再出现传播感染病毒。
结果星期一发现还是没有好,当然也没有去幼儿园,我今天一天给家里发了多次视频询问情况。
我妈说好些了。
我问孩子,她也说今天没怎么咳嗽了。
心里也总算放心了。
可是晚上,媳妇儿又给我打电话,说她晚上回来听到孩子一直在咳嗽,好像更严重了,要我回来明天在屋头观察一天。
我说严重了,你就明天带她去重庆儿童医院看,我回来有什么用呢?
她说,明天很忙,有好几个重要事情要办。
我说,你再忙那也没有孩子重要吧!
争执了半天……
我说,算了,我回来,你马上给我约重庆儿童医院的号,回来直接带她去重庆。
说完,我就跟领导打电话请了假。
其实谁的工作都忙,也都有一大堆事情要弄,本来周末是我妈和孩子过生日,打算周末再请假的,可既然孩子生病需要我,那就多耽搁一天吧!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我的价值观就是,工作是为了家庭和生活服务,工作本身也是为了拥有更好的生活,家里有事情,肯定要以家庭为重。
我晚上7点半从忠县出发,走到高速路口,媳妇儿又打电话来说,重庆儿童医院的号没有约到,叫我不用回来了。
我说,又不是搞起好耍哟,娃儿的病能拖迈?再说我假都请好了,重庆儿童医院没有号,那就在涪陵中心医院去看,总要把病弄好。
挂了电话后,风尘仆仆往涪陵赶,回家时间刚好都到9点钟,孩子已经睡在床上了,我听到她咳了几声,是有点严重,也没有她妈说的那么吓人。
既然回来了,明天还是要带孩子再去医院看看。
洗漱之后,我躺床上写完日记,我也睡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4927.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