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昔物(三)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散 刃
散刃不是所谓的兵器,而是庆阳人对夹插于“7”字型木制麦镰之刀刃本土化称呼。
小时候,每当绿树缀黄杏子熟透,也是夏收,处处流火,熔金铄石。大人们劳作一天,晌午饭后,拆下麦镰上的散刃打磨,好不误次日农事。在充满节奏的磨刀声中,斜阳烧透彩云,聚拢成束,撞碎到来来回回的刃面上,漾起跃动“调皮”的光斑,惹得土狗耷耳抻爪,小朋友撇下手中捏杏干的活计,逐“斑”起舞,蝉鸣蛙声中,不觉已是繁星满天。
村学下午四点放学,回家趁饭还没熟的空档期,翻腾出割麦崩坏而磕出豁口的废旧散刃,以布条缠绕一端,手持之,再臂挽藤条筐,个子小如我的直接将筐栏斜挎于肩,下地铲灰条、胖娃娃草、苦苦菜,碰到野豌豆,还能享受土味的爽脆感,立马充抵饥饿。不觉入深境,隐约听见草丛中窸窸窣窣,拨开一看,青绿带红的尖头从脚底闯过,当时“利刃在手,天下我有”,胆不颤心不惊,事后想来后怕不已。
现在流行石雕根雕,多年前,因为物质条件所限,可玩的东西很少,小朋友充分发挥想象力和创造力,取干透整块的土坷垃,规划所思所想,一把散刃,雕刻成方成圆,小轿车、楼房及想象中可口的饭菜,都曾借“土”实现,代表那个时代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有些掏挖整修的小灶,架上搪瓷缸,开火能烧水;心思细腻的更是和好泥巴,先泥塑,待稍干后,再慢慢修琢,作品也是有模有样。不妄虚,不狂躁,以敬畏心,淡泊境,务实态,细谨法践行创意,或许就不会有蒙眼盲画,针管喷墨之类的标新立异,只不过经年流失,散刃蚀刻成殇化为历史,空留记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4845.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