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小小说:苏小小

479年,苏小小生于江南,家先世曾为东晋官,从姑苏流落到钱塘后靠祖产经营生意。
小小六岁时,父亲不幸病故。为了生计,母亲为艺妓;十岁时,母亲一病不起。
“我是干净的,但愿小小莫负我!”母亲临终时,把小小托付给乳娘,并让女儿铭记在心。
母亲去世后,小小和乳母移居到西泠桥畔,靠积蓄生活。
小小每天坐着自制的油壁香车,吟诗、弹琴行走在西子湖畔。心性单纯的她以诗会友,寻找知己。
一日,小小正弹琴,乳母说:钱塘公子,钱万才来访。
不见。小小一口回绝。
哈哈——随着一声大笑,从外面走进一位富家公子。苏小小,本公子来看你了。
小小继续扶琴,似没听到一样。
钱万才走到小小面前,从怀里掏出一条珍珠项链,准备给小小戴上。
琴声戛然而止。
滚!
钱万才并没有生气,他掏出一把银子,放在琴桌上说,如果你做我的妾,我愿千金来娶你。
滚!小小抓起银子朝钱万才身上扔去。
钱万才灰溜溜走了。
钱万才走后,乳母道:“不妨寻个富贵人家,终身也有了依靠。”
小小道:“人之相知,贵在知心,岂在财貌?”
乳母道:“夫人留下的积蓄已经不多了,今后我们如何生活?”
小小道:“宁以歌妓谋生,身自由,心干净,也不愿做妾做姬。”
不久,积蓄用完。小小操琴谋生,成了钱塘名妓。
一日,小小伏在栏杆上,一手托腮,注视着水中自己的倒影。
突然,一双手蒙住了她的双眼。
谁呀?小小本想责备对方,没想出口的话竟调皮中带着温柔。
对方没回答,而是慢慢松开手。小小转过身,两人眼神一碰,心同时一颤。这不是梦中的那个他么!
你是?小小绯红了脸。
我叫阮郁。对方哈哈大笑道,你不认识我,我可早闻你的芳名。
从此,两人形影不离,游玩在山水间。
看着碧波荡漾,看着水鸟成双成对在水面上飞翔……觉得自己就是那些自由的鸟儿。被幸福包围着的小小,看着阮郁激动地吟道:
妾乘油壁车,郎骑青骢马,
何处结同心?西泠松柏下。
由乳母作主,两人定下终身,并随之完婚。
阮郁的父亲是当朝宰相,岂能容忍儿子娶歌妓为妻。于是家书一封,谎称自己病危,让速归。
阮郁一走,就再没有回来。小小明白,她的阮郎不会回来了。但她无愧于阮郎,她的身、心都是干净的。
小小的名气越来越大,以至一些官员也想结交小小。上江观察使孟浪就是其中之一。孟浪因公事来到钱塘,身为官员不好登苏小小之门,于是派人请她来府中,没想到苏小小架子很大,催了几次方来。
小小来到府门口,一盆清水挡住去路。她端起盆,把水倒在院子里。
苏小小比这盆水还干净。小小说着从容地走进客厅。
孟浪没想到苏小小会把水倒在院子里,并出此言。他不但不生气,反而笑了。但孟浪还是想难为她一下,于是指着庭外一株梅花让她做诗,苏小小从容不迫地吟出:梅花虽傲骨,怎敢敌春寒?若更分红白,还须青眼看!孟浪赞佩不已。
深秋,湖滨道上。苏小小见到一位酷似阮郁的人,衣着俭朴,神情沮丧,在湖边十米的距离间焦急地踱着步。
先生,看你闷闷不乐,有何事?小小走上前问。
我……此人欲言又止。
性格爽直的小小急得拉着对方的衣袖问,有何事,但说无妨。
我叫鲍仁,进京赶考……鲍仁说着眼睛开始潮湿。因路途遥远,盘缠不够……
小小立刻从身上掏出五十两银子递给鲍仁。鲍仁看着五十纹银摇了头说,这些不够。
多少才够你进京的?
二百两。
你随我来吧。
把这些拿去当掉。小小把首饰拿出来,对乳母说,把这些当成银子。
当了一百两银子,但还差五十两,怎么办?小小搓着手说。
小小,今晚刘公子邀请你去西湖吟诗,可去?乳母问。
去。小小松了一口气,五十两银子有着落了。
莫哭。小小抹去乳母的泪水说,上天在我十九岁时,把我召去,乃是对我的眷顾,让我把最美的形象留给世人。我没负母亲……来年,鲍仁来看我,你告诉他,小小是干净的……
小小在送走鲍仁的那天晚上,不幸染上风寒,病逝。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4722.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