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岚花小镇 仲夏夜

我不知道自从三千佳丽宠过以后,他会不会黯然失色,亏此,或者亏彼。
从多方面来看,他没有。
这个春天依然还以颜色,姹紫嫣红。
天上的事,还在人间。
那一湾水,依旧蓝各莹莹。

仲夏夜的湖南菜馆,腿和腿的事,是黑丝袜和小白肉登场霓虹的开始。
当高跟鞋和平底靴拖着那些腰脚在包间与厅堂穿行的时候,我在白色帷幔营造出的意境里看到的也许只是旧时秦淮河畔的旖旎。
葡萄美酒,加上阿邝(木雨轩)张口便来的广东腔,可谓一曲新词一杯酒。

带着月色的王总在康桥上看着没有证的马大咔嚓在酒桌的高速上开快车,一会儿时间就在朋友圈把女朋友跑成了媳妇。
没有本本和办不办事是两码事,要不马大咔嚓不会把一锅牛鞭汤喝成洞房花烛夜。
嫂子叫得,洞房也入得,先斩后奏也不外乎是多上几碗熟米饭的事。

要不是春天马大咔嚓和女朋友闻桃花时中了农药的毒,他们俩会因为太熟而不好意思对对方下手。
一闻桃花后,怀里乱伸手。

他们俩便在梨花开的时候趁着药性更进一步,干柴烈火。

从此彼此眼睛里都是对方的桃花朵朵开。

滋补的药罐有两个口,一个是进水,一个是出水。

两个阀门同时打开,罐子里边泡着枸杞,党参,淫羊藿……

搞餐饮的张会长对老马这些事看的透彻,毕竟他是个老江湖。
这里边的道道,他都门清。

江杰的帅比我少强一点点,比小路稍差一点点,说这话江杰应该服气。
小路阅了一遍前厅后厨的美女,对江杰说,还是你厉害,最好的资源都被你占了。
江杰笑笑。
心说,那条幅你真以为是白挂的?

我走的时候,小路和江杰非要出来送。
小路说,来,我给你在镜头前来个蓦然回首。
他一回首,我便想到了传说中他那些远比江杰要精彩的桃啊,杏啊,李啊的故事。

那三千佳丽,又开始在镜前涂脂抹粉……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472.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