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新的一年 : 山河无恙,债有所偿!

二零二零接近尾声,在这不平凡的一年里,我们经历了一场席卷全球的战役,死伤数万。每个国家都是战场,每天都有不同程度的死亡。看不到敌人的模样,这场战役打的狼狈不堪。千百年后自会有人评判这场战争,我只想说说我自己的二零二零。

这一年收获很多。上半年,因为疫情,我学会了网上教学,那一段时间,每天和我的学生隔屏相望,面对着他们的神龙见首不见尾,我竭尽全力以致江郎才尽,望着屏幕上稀疏寥落的点点星火,期待着再次燎原。网课不同于线下的课堂,太多的内容无法实施有效教学,于是盼望着明天,盼望着开学,终于盼到四月二十六日和我的学生们一起重返校园。

分别那么久,我们的再次相逢别开生面,抓住春天的尾巴,孩子们的笑脸堪比百花的绚烂。好景不长,很快就发现了问题,孩子们经历了史上最长的一个寒假,所有的懒惰涣散,严重不自律,渐渐呈现。书写质量的下降尤为明显,我甚至感觉有很多孩子完全不会写字了,他们在家里使用手机的时间太长,似乎已经不习惯再用手拿笔写字,书也不会读了,尽管网课期间也要求他们读书,读课文,但因为没有老师的有效监督,他们完全是一种敷衍,而老师根本看不见。如果再遇到不自律的家长,每天和孩子比着玩手机,情况将会更糟,再回到学校,老师要做的是对他们坏习惯的纠正,其中的艰辛当真苦不堪言。

九月份再开学,他们已经是六年级的大孩子,感觉他们一旦跨进这个学校的最高年级,对老师对学校,也就有了更高的要求。被理解被尊重似乎远远超过了学习需要更好的成绩这样一个正常的圈子。老师的精力无法全部放在教学上,而是要分散出相当一部分来配合家长处理孩子们偶尔的情绪,安抚他们幼小的心灵,抚慰她们的“为赋新词”。教育不等同于分数和成绩,这话无可厚非,到底该如何平衡这两者之间的关系,达到真正的“两相和”成了当前最大的难题,也是我的困惑之一。

六年级的学生很多看上去已经有了成人思维,但非常偏执狭隘却又死不承认,有时甚至到了不可一世,俨然无所不知的程度。跟他们谈什么,结果都是平行线。谈理想,不屑一顾,谈情怀,嗤之以鼻,谈学习,横眉冷对,谈成长,沾沾自喜。为了迎合他们,得到他们的笑脸,我们不惜使出浑身解数,又怕黔驴技穷……这一年,一个字: 难!

元旦过后,这学期接近尾声,春节回来将是他们留在这个学校最后的半年,也是他们整个小学阶段最后的半年。和他们之间还有多少关系需要协调,还有多少感情需要培养,还有多少嘱托需要表达,这些都取决于他们需要实现一个什么样的理想,他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明天。该煽煽情了,看看这最后的压轴戏能不能把他们的未来点燃。感恩需要善良做铺垫,这不是要求的,必须他们本身具备这个能力。而这个能力,也是品质,可遇不可求,需要学校的教育,更需要家庭和社会的感染。

他们是可爱的,我是宽容的,无论在课堂上,作业上有多崩溃,孩子们课间时一颗糖果就能把我心里郁结的所有不快瞬间化解。孩子是善解人意的,我是适可而止的,有时候说他们说的有点重了,他们也不计较我,下课还是老师老师的黏着我。这一些寻常的小细节在这不多的日子里,还会寻常的发生着,但次数越来越少。几十年以后,如果我们都还能记得彼此,这该是多么值得怀念的美好岁月!

我不能说我所有的心思都在工作上,但我至少百分之八十的热情都在教学上,呕心沥血谈不上,竭尽全力可以这样说。我希望我的生活是有意义的,抛却一切给我的热爱带来阻力的任何事,专注我的爱好,遵从自己的内心,让自己活的光明正大,无怨无悔!

这个跨年夜,我稍有感触。所有不在我文字里的,都是我的痛处和软肋。天气很冷,很多年没有感觉到的冻脚冻手,今晚骑车回到家里,通通体会到了。好在我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住处,可以给我暂时的温暖,让我在这个特殊的深夜里,有地方实现: 一个人的团圆。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愿新的一年 : 山河无恙,债有所偿!
元旦快乐!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4663.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