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二零二零

下雪天,是2020年的最后一场雪了。

班里有个小姑娘,千里之外来求学。家乡那边大概很少下雪,捧着牙疼的脸,戴着帽子,固执地站在雪地里。别人都在打雪仗,只她一个人站着,高高瘦瘦的,衣服看起来很单薄,嘴唇干裂起皮也坚决不愿意涂润唇膏。她在作文里写,一下雪,就想家。又叫人伤感,又让人忍俊不禁。

有一个女孩,犯了错跟我哭诉家里人对她不好,却又在年末的总结里写想念奶奶的饭菜和爷爷的茶叶。这是比说谎本身更好的现实,竟然让人觉得欣慰。

还有很多人苦恼于复杂的人际关系,分不清谁是真心谁是假意。那些提前领会虚伪的人还没有苦恼,真诚的人又何必呢。真假有时虽然难以辨认,但是非曲直却是清清楚楚的。

再叛逆的学生,上课铃响也要回到教室里去,他或捣乱或睡觉,他还是要到教室里去。这里面,有根深蒂固的习惯,有对规则的忌惮,或者更简单直接的,只是害怕被罚。只要还有忌惮的东西,那还不算太坏。

看一个人慢慢变好是一件很快乐的事,看一个人慢慢放纵自己就很糟糕。容易被坏环境影响的人也最容易受好的影响。不容易被坏环境影响的也不会被自己影响的人则无敌。

元旦在亳州,度过了相当艰难的几天,年前去滁州,疫情已经开始。在家度过了忐忑又无聊的二月,三月回合肥来,很少出门,出门也是战战兢兢。到了四月,不得不去湖南出差,辗转湖南两地返回,五月回送朋友出嫁,再去淮北出差,回来便辞职,又是一次告别。然后去阜阳看朋友,天是阴的,那里的“大草原”却不曾忘。彻底剪短了头发,接着是六月和七月两个月的大雨,床单被褥总是潮乎乎的。八月天天是艳阳天,找到了一个学校,结束休养生息的生活。九月做了一个月班主任,瘦了五六斤,晒得漆黑。十月哭了一整个月。十一月开始长痘、感冒,一直到十二月底还没有好透,不过睡眠充足,早上起来再也不会心悸了。

这一年,我又认识了很多人。有的擦肩而过,转瞬沦为人生过客,有的短暂交集,刻骨铭心,也互为过客,有的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我出场的时候他们也出场。这一年,和很多人渐行渐远。有的人没有告别,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有的因为没有了共同的圈子而无暇顾及。还有的人,一年比一年更远。

这一年,两个朋友结婚了。这一年,终于放弃了一夜暴瘦的幻想,接受一个月一斤也很难瘦掉的现实。这一年,我发现我变得温柔了一点,看开了,成长了,却又在混迹学生之中几个月后惊觉,难道一切只是假象,我又回归了本性?

放弃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容易的事情,放弃是这个世界上最容易的事情。

小孩总盼望长大,大人总怀念小时候。我只想做小孩。

但没有人能永远是小孩,人海中的寻寻觅觅,斤斤计较,终将成为念念不忘。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4650.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