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进参加的那场面试

那是一场有名的面试。54岁的考生范进,哆哆嗦嗦,面对着前两年还在贫困线上挣扎——今日的主考官周进。两“进”相对,四目相视,学生不敢正眼看考官。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六十多岁的周进问了范进的年龄,最终同情心占了上风。细心的读者发现,主考官周进刚看了两个考生的卷子,就给了一个第一名——范进、一个第二十名——魏好古。魏好古请求面试唐诗宋词,被拖出去了——这么不着调的考生,不胖揍已经是给面子了。我琢磨半天,才明白:大考判卷看心情,小考判卷呢?也许看交情吧。

周进作为考官还算讲文明的,没有在考生面前爆“粗口”,估计也不能在上课的时候聊微信。周进给魏好古讲道理:“当今天子重文章,足下何须讲汉唐。”意思是,不和考评体系一致,想不想混下去了?

范进如果一直不中呢?范不进,不中举的范进太多了。考不中,范进就彻底成了孔乙己,悲惨地糊里糊涂地死去。考中的范进只是诸多范进中的特例。翻了半天《儒林外史》,才看出古代没有给特殊考生所谓“划范围”的福利。《儒林外史》里讲到考题的地方也很少。

新冠肺炎这年,研究生考试也结束了。“考生通道”开辟出来了,考生们穿着暖和的羽绒服,得以在考试的时候有机会呼吸一下自己理想大学的空气。面试,也就是复试,几个月后再做打算吧。

范进,作为文学形象,已经整整出现二百五十多年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4646.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