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新求学记(十八)写给读者的话

亲爱的读者,请原谅我的繁忙与草率,在写了十七篇不像样子的散文以后才说说自己的写作目的和书名的由来。
小新出生在2011年,他是典型的中国城市生活中的普通男孩,新时代少年。他遇到的一些问题,可能是普遍性的。他求知欲很强,注意力不太集中,他的学和玩是完全脱钩的。
我儿子小的时候,我曾经写过极少的“育儿日记”,大致记录他学了什么,提出了什么问题,有什么趣事,但这些记录太零散,不连续。
小新被送到东北师大附近写作业和预习新课是两个月前的事情,想到流浪的三毛(《三毛流浪记》)和历险的丁丁(《丁丁历险记》),我脑子里突然就有了《小新求学记》这个书名。第一篇写完之后,他的爸爸妈妈很高兴,小新自己也觉得很“新奇”,于是渐渐有了很多篇。
历史学的入门也耗时太久,而生活的点滴只需用心记录。这不是流水账,也不是教育学,更不是大考前家长给孩子的信,《小新求学记》只想记录一个普通男孩的成长。
我历来讨厌关于学霸和学渣的划分。
部分学霸的生活可能千篇一律,而学渣的生活则各不相同。
屈原的《渔父》里有“哺其糟而歠(chuo)其醨”,糟者,不够精致,加工工序少而已,营养价值未必差。更不用说天生我材必有用了。有些普通男孩学习目前有点糟,简称“学糟”。学糟们潜力很大,用处多多,适当改进,慢慢成长,他们的生活会有滋有味,学习也会步入中流的行列。
人世间只有教育难题,没有高明的教育理论。我向来不喜欢昂贵的“一对一”辅导,但是,自大班授课引入中国,有个性的学生就很难受到重视了。因材施教的古训被遗忘。
古有颜之推的《颜氏家训》和诸葛亮的《诫子书》,进入新千年以后,有个回族女孩马燕因家贫而失学,发表日记后获救助。在我返回故乡后,《马燕日记》书店有卖。
《小新求学记》会慢慢写。亲爱的读者,“小新”其实就在你们身边。

小编碎碎念颜氏家训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4565.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