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生之年

不知道地球之外的世界是什么模样。年小的时候觉得人类无所不能,慢慢觉得置身浩瀚星空作为个体的人特别渺小。我常常自问,成长变得坚毅隐忍,看惯沧桑,这究竟是幸运还是悲哀?很多以前觉得突兀抽象的故事突然可以熟视无睹,没有连贯的情节,却有了连贯的故事,是我看花了眼,还是我太无知。喜欢静默的读书,也喜欢静默的思考。很多人,很多故事没有生发就已经凋谢,很多未曾明白的事,突然会没有答案。似乎置身在一个特别复杂的世界。怀想小时候自制万花筒的经历,也许世界的本来面目就是万花筒里面的景象,永远无法看清,瞬息万变。
在这寒冷的季节,我喜欢梳理自己过往。背对人生,歌颂或者鞭挞似乎都已经不大适宜,或者是自己也无法确定。很多曾经熟悉的人,不知道什么缘由,突然变得陌生。各类资讯断断续续都会传来,突然会警觉,时光确实太快,那些浪费时间的人确实都是可恶的。耽搁在无聊的琐碎中,其实如同杀人的刀,肢解时间如同肢解生命。我在一个黄昏,或者一个午夜,总会梦中惊颤,那些时间都就这样浪费,江河奔腾东流不复还,很多人,很多事,都从一个瞬间到一个瞬间,还没有好好体悟,就成了遥远的过往。有生之年,做一个纯粹的人,做一个善良的人,至于是否能够高尚,我却不敢确定。面对很多人和事,是否能坚持完全的干净和担当?很多时候我会特别纠结如何才好,这是一个复杂的世界,很多事的界定标准模糊而嬗变。我站在这一端,怎么也无法得知另外一端是否如此?也许世界太大,鲁钝的我怎么也不能明白,所以也无法评判吧?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1张

也许站在西北的土地上才可以感觉时光的冷峻吧?据气象信息显示,今年是六十年一遇的寒冷。早晨哈出的空气变成了雾,能爬上额头,能妆扮眉毛。远远看去,头发和眉毛几乎雪白。这样的时刻会突然焦虑时间太快,从春天抵达冬天,是那么不经意。对厄运照单全收,且满怀救赎之心,恩仇并泯,却又和谐宁静,自己很多时候都会说不清楚自己。常常面对没有来由的命运安排踌躇不决,生活的本质究竟是什么?喜忧交织,很多时候思维会混乱,自己也端详不出未来的路究竟是什么样子的路?那些曾经高昂的头颅,接二连三低至尘埃。位高权重的日子,他们一个个都亮丽四射,一个早晨,或者一个午夜,得悉他们的讯息大多从纪委的通报中得知,这些消息尽管不大引起我的注意,但还是有点感慨。做个好人,做些好事,多些良知,少些贪腐,少些狂傲,多听听诤言,少说些假话,真实的,不要忘记初心,耐守些许的清寂,人生应该最后是有掌声的吧?在寒冷的冬天端详人生,思索很多人的很多故事,有些人,确实迷失了自己,有些人,确实忘记了初心,有些人,确实是愚蠢且坏的,有些人确实是伪善的,也是荒诞的,那些明白的人,智慧的人很多却静默不言,我常常会压抑的吼叫,震落山上的雪花落下,但依然静寂无声。没有人记住雪落下的声音,那些铿锵的假话经常声震环宇,我是那么的卑微,也是那么的弱小。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2张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4497.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