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狠心的父亲

放学回家,我看到父亲腿上坐着邻家一个叫羊羊的小男孩。母亲坐在门槛上蹙眉低头,眼睛红肿。父亲说:“你生不了儿子,也不让我要别人家的。种田犁地我连个帮手也没有,总不能每次都求人吧!”
母亲说:“才3岁不到的孩子,我什么时候才能把他养大?女儿大了还不能帮你吗。”父亲说:“好!这是你说的,到时候你可别嫌我太狠!”母亲低头不语。
读初一时的某个礼拜天凌晨,约3点多,我睡得正憨,父亲喊我:”快起!今天的活多着呢!”
我气得偷偷嘀咕:“真倒霉,怎么就遇了个’周扒皮’式的父亲呢……”
我来到院里时 ,父亲已备好了挑粪的柳筐和犁地的抬耕。(即二人抬的犁地农具)。
先是往地里挑粪,父亲挑大筐,我挑小筐,他腿长步大,我在后面赶得大汗淋漓。送完粪,我刚想坐下来喘口气,他让我把抬杠放在肩上,并指教我说:“别用猛劲,肩上的抬杠要随犁沟左右换……”
我用尽全力,把腰蜷成一张弓,拉着沉重的铧犁缓缓移步。当地耕到一半时,我额上的汗珠子直往下掉,换肩膀时腰疼得直不起了,真的撑不住了,我怯生生地说:“爸,缓一下吧。”父亲说:“耕完了再缓!”
我真想摔掉抬耕大哭一场,可我除了把不满憋在心里外,行动上却不敢有丝毫表露,任由委屈的泪水在心里翻腾。
我想,父亲如此狠毒,把我当成壮男人使唤,是在报复母亲!
回家吃早饭时,母亲看到我被汗水浸透的衣服和湿漉漉的粘在头皮上的头发,她狠狠地瞪了父亲一眼,背过身去抹眼泪。
下午,父亲和我又干起了送粪犁地的活儿,直至日头偏西。
晚上,我浑身酸痛得怎么也睡不着,一个劲地翻身,母亲心痛地坐起给我揉身,在黒暗中,我感觉到了母亲滴在我身上的冰凉的泪水,我心里恨死了父亲。
此后,母亲让我给父亲端饭,我把饭撴在炕头连正脸都懒得看一眼就急急地往回走。一次他掏粪,被猪的屎尿滑到粪坑里,他大喊着让我快拿根棍子来拉他,我装做没听见并溜出门去,这次即使挨打挨骂,我也不帮……
后来母亲告诉我,我出嫁的那天晚上,父亲看到母亲泪流不止,他说:“想开点,女儿迟早要出嫁,我早就训练好了她勤快能吃苦的习惯,无论她走到哪,绝对不会看人的眼色受人欺负。只是我俩老去后,她连个娘家人都没了。
说罢,一辈子从没流过泪的他,哭成了泪人。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4400.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