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雪来静悄悄

昨夜雪来静悄悄

白桦树

一觉醒来,屋外的光亮己透过了后窗的玻璃,拉开床头的窗帘,骤然展现在眼前的,是院子和房顶上厚厚的白雪,哦!下雪了!我轻语了一声。

雪花还在漂洒着,如同无数银白的蝴蝶在空中飞舞,院子里早己铺上了寸许厚的白雪,象是刚铺上的新地毯,使人不忍心下脚,脚踩在上面,柔软而舒服,迈步走出,脚底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随即身后便留下一串深深的脚印。站在田野上,抬眸四望,天地间白茫茫一片,雪花在寒风中悄无声息的打着转儿,蒙胧而又空辽的天际像挂上了一层白色迷蒙的帐子,农舍,树木,田地里拢起的玉米杆堆,在帐子的笼罩下显的低矮雍容了许多,农舍的大门口,往日静卧的土狗和姗姗寻食的鸡仔不见了影子,时常在枝头上上飞下窜唧唧喳喳的麻雀也没有了踪迹,田野上一片寂静,只有屋头上的缕缕炊烟,给这静谧的早晨增添了些许灵动的烟火气息。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1张

远处的山峁沟梁,一改往目雄宏壮美的气势,皑皑白雪下,萧杀的寒冷,如同夜袭的铁骑突降而来,暖暖冬日下的嘈杂,戛然禁声,烟消云散,起伏的山峁凸凹有致,影影绰绰,好似晨起的少妇丰腴而温柔,梯田、沟洼,峁梁自上而下,由远而近,由重而淡,有的崖洼陡峭如刀,露出冷峻的峥嵘,仿佛是凝固着上千年的坚毅和挺拔,有的坡洼,因灌稍的疏密高矮,使裸露的枯草显出一道道灰青,眼前不远的树林,枝稍被银白的冰雪包裹,晶莹剔透,象根根银条,随着寒风摇曳,而树木的身子在北风中耸立着青黑的躯干,树黑枝白,远近虚实,浓淡相宜,怡是水墨天成,其间韵味岂是平常的匠心可为,山丘沟梁仿佛穿上了描白的衣裳,别有一番景致。

雪在悄然地漂落着,大地孤寒而寂静,一切都干净极了,纯洁极了,幽静极了,往日里人声鼎沸,吵吵杂杂的喧嚣好象被这静谧的雪花隔离到另一个角落里去了,深吸一口寒气,清冽而冰凉,漂零而来的雪花象精灵一样,有的偶尔飘在了我的眼睫上,又的一下钻进我的鼻孔,但即刻便消融的没有了影儿,在这厚厚的白雪面前,面对空旷无垠的原野,远处起伏悠长的山梁,似乎身居亘古荒塬,时空象静止了似的,人在天地间忽然就变的那么渺小,这一刻,雪白的威仪让苍凉的暮雪覆蔽了所有的凋零枯萎,严寒的律令使一切尘嚣冻结臣服,这是上天造就的冰青玉洁,是冬日里最杰出的孤寒奇景,大地是那么的静谧,内心是那么的空明,往日里所有的烦脑疲惫惆怅不快都被这皑皑白雪的安逸和寂静消溶了,山野苍茫,雪花飘舞,寒风洌洌,那无垠的天际和扑面的白色褪尽了语言的华丽,拂去往日万千尘埃,瞬间使我顿悟,原来大雪容妆下的素白也可以惊艳到震撼人心,慑人心扉的地境呀!于是,向来淡定的我,也迷醉地按耐不住对雪的喜欢了,而这博大的朴素和纯净的晶莹又怎是霓虹辉映的浮躁、高楼林立的喧嚣、浓妆艳抹的炫酷能领悟的到呢?

应该说,雪是北方独特的风景,没有了雪的黄土大塬,似乎少了冬天的韵味,若把陇东的冬天比作为一个粗广健壮的美男子,那江南的冬天则更象一位杏花春雨般的花季少女,他挂花穿柳,肢体柔软,肌肤莹润,明眸含水,眉宇间透着妖媚和秀丽,虽也清静,却缺了一分明朗爽快和洒脱,丝毫没有萧杀的凌冽和苍凉的寒冷,相同的季节,不同的景致,这迷漫着的大雪为陇东的冬天争添了万千个不舍和消魂的情愫,仿佛天地心有灵犀,一夜间千里冰封,广柔无垠的北方原野,为雪的自由奔放和潇洒灵动提供了无以伦比的舞台,或平原,或川道,或山梁,或沟峁,或小溪,或湖泊,在适合自已的温度下,不论远近高低,别无二致地积堆起厚厚的一层素白,妆点万里河山,平日里,大塬的雄宏博大高远辽阔已是气势磅磚了,茫茫大雪中,天地皑皑,旷野空寂,气象万千,这是“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惊艳,亦是“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的豪迈与大气,这一点,是南方的冬季无法相比的。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2张

其实,陇东的冬天再冷,在我的意识里,它也是温暖的,雪也是有灵性的,他象精灵一样,随季而降,无求无欲,用自己的柔身保护和滋润万物生灵,无声的孕育着新的生命,给人们带来新的希望,他之所以有灵性,是因为他可以让孩童用它的身体,堆积起各种姿势的雪人和动物,玩闹追逐中的雪仗,最能引发孩子们开心放纵的笑声和童真,老农则会在漫天飞舞的瑞雪中,契祷盼望着来年五谷的丰收。

花开花谢,几度寒冬,隔不住的北风潇潇,望不断的雪舞时节,在凋零的清冷里,推开思绪的天窗,听冬雪飘落在屋檐下洁白的心事,听雪花轻柔寂寞的叹息,让雪的温暖,在天际中沉淀消散,任凭思绪飘向大雪飞舞的远方……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4289.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