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安意如的彼岸花

彼岸花

写下这个标题,忽然觉得用《一个清雅女子的绵密心事》也许更为恰当。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旷世才情

一个青春女孩,正值做梦的花样年华,本应恋恋于风尘中的锦绣繁华,她却清茶小酌花下对赏,古意盎然地陶醉于泛黄的书页。不经意间,仿佛走进千年之前的水之湄,秋水汤汤,芦花如雪,有伊人愁肠百结:“蒹葭苍苍,白露为霜……”彼岸之花,即使无法摘取,也一直存活于心。又仿佛化身戏台上的崔莺莺杜丽娘,身锁重楼,心翩翩飞舞花丛,窗外正春日迟迟,草长莺飞。而那个“因为懂得,所以慈悲”的女子,用旷世才情道出的,不过是心口上那颗华丽的朱砂痣。

看过博客上的安意如,可谓“手如柔荑,肤如凝脂,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虽无倾城倾国貌,却也算是个韵味十足的古典美女。伊人纤手滑过,世间千年已过——就算千年又千年,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女子还是那个女子,团扇扑蝶的倩影未曾改变。

春花秋月

溯流而上,在春花秋月的源头,女子的命运与历史有一段邂逅:庄姜貌美如花品行高洁,仍免不了遭冷落被弃的命运;宣姜的幸福丧于卫亲使的谗言,而文姜的一生毁在“莫须有”的“齐大非偶”上。春秋美女命运多舛,贵族女子尚且如此,更有那在桑树涣涣、桃之夭夭的江南之春,担心被公子哥儿带走的平民女子,她们的命运是随风摇摆的风筝,命运的线头不知被何人拽着。当然,也有“爱而不见”的静女,害情郎搔首踟蹰的顽皮可爱;也有“风雨如晦,鸡鸣不已”的黄昏见到爱人的欢笑晏晏;更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成空等待,青青子衿倒映悠悠我心,眼波流转间的无奈化作千年的翻云覆雨手;就算等来又如何?“士也罔极,二三其德”,苦命的氓妻告戒后来者:“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因为“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陌上花开

女之耽兮,不可说也!为君一日恩,误妾百年身。千年之后,张爱玲见到她的爱人,“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尘埃的花是美丽的,却也是苦涩的,当他辗转于飞花流莺间,爱的心门阖拢,从此与爱无缘。安意如冷眼看张,就算是才高八斗也好,就算是孤芳自赏也罢,女子终归是女子,逃不开情感的绕指柔。谁还能陌上花开缓缓归?爱的花季只开一次。

安意如,安能如意?一个成名于网络的女子,她有怎样的情感世界?除了偶尔在篇首段末淡扫娥眉,始终让人不得而知。但在浅吟低唱间,分明已看见她朦胧了双眼。于弱冠之年跋涉千年长河,笔花四照地写,亦庄亦谐地谈,孔子玄歌之的诗三百,被她演绎得如此平易活泼,意蕴悠 长,真应了“书到今生读已迟”,真应了“出名要趁早”!

安意如的《彼岸花》,一个清雅女子的绵密心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4248.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