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惊魂时分 难忘的记忆

-难忘的记忆-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1张
_
2008.5.12惊魂时分
_

2008年5月16日,“5。12”地震后第四天。

清晨6点过,又有一次余震把窗户摇得啪啪响,我被摇醒了,仍镇定地躺在床上,没了跑警报的冲动和想法——有了4天的心理适应期,已经变麻木了。

此刻的窗外,鸟儿欢唱,春花烂漫——生活一如平常,和谐美好,馥郁芬芳。

此刻的我们还活着,相比那些死难者,真是一种苦涩的幸运。

5月12日,与平常没有区别地上班下班回家吃饭,下午到单位上很正常地上班。2点过到隔壁办公室借胶水,一个从汶川阿坝师专来实习的女孩说:“注意到没有,地在动?”“真的吗?”也没多想,随口应了一句,拿了胶水就往自己的办公室走。

不对,不对,怎么走不动了,左右颠簸,有种天晕地旋的感觉?然后听见背后的书柜噼里啪啦地往下掉书,完蛋了!地震了!头脑中刷地一片空白,第一个反应就要往外冲。

“不要跑!”同事严大姐一把把我拉住,“快钻到桌子下面去!”钻到小矮桌下,屏着呼吸,心砰砰使劲跳个不停,感觉真的离死亡好近。办公室的门敞开着,可以晃眼看见走廊上咚咚地跑过好多惊慌失措的人们,相互拉扯着,大声尖叫着,这是四楼——他们也不知往哪儿跑。

此刻,时空已经失去意义,只有东西不断摔地的声音。绝望地等待,等待生或者死……

不知过了多久,地终于不摇了,爬起来抓起包就往外跑。一路上是狂奔的人流。到楼下,街上已是一片热闹景象,估计是街道两旁单位商铺所有的人都涌到街上了。大家正惊魂未定地指着我们的办公大楼簌簌落下的瓷砖说个不停。

所有的人都开始打电话,但所有的手机都死机。小劲儿还在幼儿园,情况怎样?要赶紧把他接回来。父母在家里怎样,一切可安好?还有老公远在成都……所有的担心和牵挂全部涌上心头。

幸好有家店铺的座机还能用,赶紧奔过去猛拨电话,一遍两遍三遍,锲而不舍。老公的先通了,“你那里怎么样了,没问题吧?”“楼房的砖头扑扑往下掉,所有人都往街上跑……我还好,现在正往省地震局赶。劲儿我已经叫爸去接了。”心好歹放下一半,又打家里的电话,老爸的声音传来:“劲儿已经接回来了,在楼下他奶奶带着。” 长吁一口气,心头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但有人传言半小时内有余震,心又陡地慌张起来。

朝家跑去,一路人如潮水。

一个茫然无措的下午和一个凄惶惨切的夜晚。

现在回过头来对比重灾区,我这样评说自己经历的5月12日似乎有点夸大其辞了,但在当时却是我最真实的感受。

儿子刚满6岁,父母已过六旬,自家的楼自然是不敢回了——真不知道接下来的路该往哪儿走了。常识告诉我只能到空旷地带,于是拽了劲儿带了双亲,漫无目的来到河边转悠。

这里人真多,人来人往,比过年还热闹。大多脸上带了余悸,热议着刚刚发生的地震。“好吓人哦,地动起来后我们单位的所有人都拼命往外冲,还以为都跑不出来了!”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2张

“我当时在2楼,根本一点感觉都没,看见人家往下冲,我也赶紧冲,差点把脚拧了。”

“今年真是霉,一开年就不周正,雪灾、火车出轨、现在又地震,究竟是咋回事哦?”
…… ……

平素对地震知识、自我防护知识了解得实在少得可怜,所以大灾来临只能听天由命,只能茫然无措。老公的手机早已打不通了,发短信也要隔很久才能收到。茫茫人世,仿佛已陷入孤岛。

“经专家鉴定,今天在四川汶川发生的地震震级为7.8级……”不知谁拧开了收音机,总算与外界有了联系。唐山大地震是多少级地震,这次会不会更厉害?恰好一个老工人模样的人就在旁边说:“当年的唐山地震就是7.8级,死了24万人啊。”心一阵阵地发凉:这次的灾难不知要死伤多少人,造成多大的损失。

夜幕渐渐降临。阴风惨惨,一阵阵吹得人害怕,雨星也开始滴下来,有人说雷雨天气是地震之后惯有天气。老人孩子怎么能在雷雨中露宿呢,得赶紧找个能遮风避雨的地方,还要回去拿添加的衣物。

这时小姨的电话居然能打过来,说是想到老干局的门球场躲躲,问要不要一起去。就这样定了,赶紧麻起胆子冲回家。除了摔坏了一个心爱的花瓶,洒落了一地的书,此外好象也没多大的损失。不敢多停留,赶紧拎了两件衣服又冲下去。

老干馆里已经好热闹,密密麻麻挤满了人。人们把铺盖席子都拿来了,好象要准备在这里安家。我们在角落里找到一块地方,人坐下来,才发现全身酸痛。小姨他们接着来了,还带了席子,小劲儿一见铺上席子,欢喜得不得了,踩上去东跳西蹦,还蹦到了别人的席子上,大人们都很疲乏了,他还兴奋得跟什么似的。

才没安定几秒钟,有人就好心地提醒我们,其实我们所处的位置也很不安全,因为隔墙太近,大一点的震动把墙震垮了会伤人的。这时,雨开始拼命下起来,哗啦啦令人心烦,把席子也给淋湿了。

“现在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可以放心回去睡觉了!”收音机里传来令人振奋的好消息,这是市长的声音,心总算放平了一些,同时回家的欲望开始强烈起来。躲在这里其实也抵不了事,而且还容易把人弄感冒,因为我们带的衣服太少。于是转移战场,到小姨家的底楼!

一行人冒雨来到小姨家,先侦察了地形,如果真有地震来,该朝哪个方向跑。其实哪跑都危险,因为这里的房子挨得实在太紧。事到如今,好歹也就这样了。仍把席子铺上,抱了被褥,几个最困乏的人先躺下,其他的人呢?圆一桌,把川人最擅长的看家活儿拿出来——打麻将。也亏了这麻将,把人暂时“麻”住,不再恐惧害怕和胡思乱想。我好想痛快地睡一场,但哪睡得着?每一次余震来袭都把人吓得骨碌跳起来。

半夜,老公回来了,见到他,我的眼泪刷地下来了。

2020.02.

_

12年后的2020年,庚子年春节,有别于以往的所有春节,似乎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斗争、没有预演的实战。新冠袭来,令人措手不及,进退失据。2003年非典,也是一次严酷的病毒扩散,但其肆虐程度远不及此次新冠。我个人的感觉,在重灾区其惨烈度堪比2008年地震灾难,而其波及面更是大大超出。

长街寂寥,偌大的城市似乎停摆。但这样的状态才是最好的防控方式。病毒无情,人间有爱,我们在一个个动人的防疫故事中看到,中华民族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筑就了一道道防疫钢铁长城。

春风已来,曙光在前,我们坚信一定会打赢这场战争!待胜利之日,樱花烂漫时,我们一起去武大看樱花!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4245.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