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一月

话说告别了有点“南”的2019,以为翻过年会好一些,甚至寄希望于2020好运会双倍地驾到!可细数刚刚过去的一月,我竟是霉到了极点。来,闲着也是闲着,看看神奇的一月我都经历了些什么!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1月13、14日在成都开了一场儿童友好城市的研讨会,会是好会,丰富了见识,武装了头脑,对工作的推动无疑有莫大的好处。但会议按照常规选在一家酒店举行,安装了中央空调的全封闭空间暖和倒是暖和,但对于呼吸系统一点都不好。于是乎13号喉咙开始疼痛,14号开始流鼻涕,止不住地流,令人尴尬地流。本人身体素质一向过硬,也没把这点小事放心上,熬了两天鼻子堵得遭不住了,自己到药铺里买了点药对付着;然后,开始咳嗽,从轻微的咳到重重地咳,喉咙一直干涩,随时想咳,走哪里都需把水杯带着润喉。

咳到23号还不见好,大家开始担心了:你是干咳呢还是有痰?你除了咳嗽,头昏吗,发烧吗?哎哎,以前遇到重一点的感冒,我也会这样甚至出现更吓人的咳嗽。我感冒了,咳嗽了,流鼻涕了,虽说没有那些典型症状,但现在而今眼目下遇到控疫的非常时期,就是有一百张嘴都说不清了。尽管自觉与众人隔开,自觉实行分餐制,但他们眼中的焦灼与怀疑仍历历在目。

大家的担心也很正常呀。

为了给众人一个交代,25日,大年初一赶个大早,一个人去了医院,测了体温听了肺部,医生说只是一般的感冒,衣原体感染,不要吃你买的头孢了,吃点阿奇霉素会有所缓解的;所有的感冒药都只有缓解作用,治愈只能靠你自身的免疫力了。回家一说,大家稍稍放下心来,但疑虑还是在的。一直持续到29号,这场旷日持久、声势浩大的咳嗽终于被阿奇霉素打败,终止了它的辉煌历程,哎,到此刻,我的嫌疑才算基本解除!

但接下来发生了更令人费解的事:眼睛几乎从来不曾发红发痒的我,在咳嗽完毕之后,眼睛竟然开始异样。哎,这都是哪门子事呀!别人不怀疑我我都要怀疑自己了!尽管这个时候已经不提倡到处乱逛了,还是不得不戴了口罩上街买红霉素眼膏,快去快回,一路上几乎没人,药店关了大半,但好歹还是买到了。本想随带买点已经很紧缺的口罩,没有了。回家后把药膏涂抹了几天,眼睛眨巴了几天总算恢复正常。

目前本人身体安康,吃得香睡得好,无一点异样,回想这大半个月以来出现的,之前从未有过的,如此古怪的身体状况,真是吊诡!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4243.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