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河的故事,讲了上千年

天热了,南河是小城人栖息的寓所,吃过夜饭,三三两两来到河边。此时的南河,如一段柔曼的纱绸,清粼粼绕城而过,翩飞的燕子,轻剪着柔波,在夕阳的余辉中留下俏丽的身影。河面上,几条小船晃晃悠悠,渔家停了舟楫,闲闲地坐在船尾抽着烟袋,任鱼儿在清波中欢跃。远眺,青山如带,逶迤而行;近听,市井俗俚,不绝于耳。再浪漫的诗意栖居,也莫过于此了。

美丽往事

曾几何时,唐宋王朝的大诗人们在云游川西的旅途上,在颠沛流离的苦涩中,与南河相遇相知,结下不解之缘,也慰藉了冷寂的心灵。“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王勃千古一绝唱,宕开南河多少浩大气象;李白挥墨而成“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描画滔滔南河水与巍巍群山、与玲珑城郭相映成趣;杜甫盛赞“西川供客眼,唯有此江郊”,踏遍川西胜迹,唯有此幅清丽画卷最动人心扉!范成大以“江天空阔处,不受暑光侵”写尽心中快意;苏辙“夜郎秋涨水连空” 摹写南河上秋水连空,秋风拂野,炊烟袅袅,渔舟纵横,简直可与洞庭风光相媲美;陆游则以“兴阑扫榻禅堂卧,清梦还应到剡溪”表明心迹:金戈铁马后,南河之畔是他做梦的佳处……

南河作为重要的水上运输通道,自有它往昔的喧嚣与繁华。遥想当年,千帆竞发,浩浩荡荡,满载着油盐柴米、土布棉花,也满载着来往过客的无尽梦想。还有一根根原木、木排缘河而下,顺水漂来。南河沿岸,包括县城的东门和西门均有码头,常有外地商船来此装卸,渡口常泊着数百只大小不等的长航船筏,依次等待装卸物资。他们沉沉的足音萦绕在泛白的青石板上。入夜,沿岸船筏灯光闪烁,似繁星点点,人们对着幽幽渔火,讲着南腔北调的趣闻,将一天的劳累消解在滔滔河水中。而更多不甘寂寞的人们,则上岸到城中的茶楼酒肆里,划拳猜令,开怀畅饮,将远行的欢乐推向极致。

河上狂欢

记不清从什么时候起,南河上就开始盛行端午划龙舟,话说新津龙舟赛可是成都最为有名的了。县志上记载:“五月五日包角黍,悬剑蒲艾虎于门,饮雄黄酒,城南竞渡。”“竞渡”,是为了纪念屈原。屈大夫本是楚国人士,但远在蜀国的南河,也因为其兼容并包的性格将祭祀之礼搞得甚为隆重。每到农历五月五,上至达观贵人,下及平民百姓,无不呼朋引伴,扶老携幼,吵着嚷着看龙舟去,千人出行,万人空巷,那个热乎劲儿啊比过年还厉害。彼时,河边彩旗翻飞,人声鼎沸,碧浪之上,千舟万舸,重重叠叠,密布河网,高昂的龙头,五彩的龙身,翻翘的龙尾,似乎都卯足劲儿要一比高下。

“砰”,枪声落处,扁舟竞发,身着大红衫子的汉子们拼足了劲儿埋头苦干,脸红筋涨,血脉喷张 “吆喽嗬,吆喽吆喽划起走”一声比一声更高亢雄壮的号子凌空扬起,此起彼伏,声声不绝。此刻的河面上,但见烟水迷茫,船飞影动,你追我赶,好不热闹!近了近了,快点再快点!“加油,加油!”挤满了看客的河岸上,一路上都是扯直嗓门加油的吼叫声,一浪高过一浪,观众们无不伸长脖子踮起脚尖紧张眺望。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1张
龙舟赛事中场面最火爆、最具观赏性、最激动人心的赛事莫过于抢鸭子了。船儿悠悠,载了四五个人,行进在柔波碧浪中,左奔右突,哪儿投鸭赶哪儿走。“咚—咚”有专人往河里投下嘎嘎叫的活鸭, “浪里白条”们立马如饿虎扑食般扑通扑通跳下水,蜂拥而上,随手便抓了只扔往船上。更多受了惊吓的鸭子忙扎进水里不再露头。勇士微微一笑,深吸一口,当即一个篾儿钻下水,等他再冒出头来时,手里已经抓了两只肥肥的鸭儿。抢鸭子虽不排名次,但大家也是憋了口气要争个输赢,抢得多的,自然要往观众堆里扔几只鸭子,在答谢他们热情捧场的同时炫耀自己的成功。

后来,龙舟赛中断了多年。再恢复时,赛场曾一度转移到了水上运动学校,但始终还是觉得在南河上赛舟更有民俗的味道,于是又回归南河赛场,而龙舟比赛也衍变为国际赛艇挑战赛活动期间的一个节目。金发碧眼的名校学子们未必真心看重比赛,也未必了解古老东方的龙舟文化,但对“抢鸭子”这项有趣的游戏充满了好奇,也无比地投入。而那些实力不是那么强的队伍,往往在比赛时无精打采,“幺了鸭儿”,等到抢鸭子环节时,立马来了精神,抢得最多。外国学子们的参与让古老的龙舟比赛增添了新的活力,同时也添了几分新意和谈资。

崭新风景

时光荏苒,今年因为疫情,龙舟赛没再提起,国际名校赛艇挑战赛更无从谈起。但河上有了崭新的风景。五津廊桥开通,取代了之前的彩虹桥,桥上有廊,廊中立亭,青石板桥面素雅洁净,朱色廊亭体现出岁月的沉淀,廊桥为建县1400多年的古城新津又增添了一种别样的景致,一种古老的风情。入夜,廊桥上灯火璀璨,将两岸灯火连接起来,仿佛一串串亮闪闪的星星撒落在云河间……

白鹤大桥更是新津大桥的颜值担当,它的造型极具现代感,雪一般洁白的双翼振翅欲飞,在平静的水面上投射下美丽的身影,南河碧波浩荡,静水深流,将蓝天与白鹤映照得熠熠生辉。它不仅颜值高,实用性也非常强。桥面两侧均设有人行通道及非机动车通道,人车分离,非常安全。通车一个多月来它竟然没成为网红桥,我心里着实有些遗憾。可能假以时日,会有更多的人会知晓并爱上她吧!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2张

南河曾经水患多年,因河堤低矮,洪水季节必溢漫堤岸,两岸群众苦不堪言,这段痛苦的历史终于在上个世纪末彻底结束了。如今漫步河堤上,现代楼群拔地而起,古老的渡口已荡然无存,不觉想起那句“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乎?”历史的长河永远奔流不息,而南河这位岁月老人,见证了小城的风雨变迁,也期待着小城更美的未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4219.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