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新津 我的普罗旺斯

那该是凡高的笔触吧, 一片辽阔无边的原野,天空蓝得透明,高远而深邃,阳光灿烂得刺人的眼。夏风拂过,一大片一大片浓烈的紫就猝不及防地涌入眼帘,好似天际倾注的倾盆大雨,炽烈而忧伤,欢畅而冷冽,仿佛最缠绵的思念,最软糯的惆怅,最决绝的绝唱。那该是一种怎样的惊艳!内心将掀起怎样的狂澜和战栗!这散发着浓郁幽香的深紫就是薰衣草,让无数人倾倒的普罗旺斯薰衣草,占了九成男士香水的薰衣草。也许只有在普罗旺斯,才能找到这样浓烈这样纯粹这样执著的色彩。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瞬间有独特的意味

“时间已没有任何重要意义,而瞬间倒有了独特的意味。”彼得。梅尔这样评价永远的普罗旺斯。普罗旺斯实在是个适合人居的地方,“穿袜子这件事对我们来说,已经成为了遥远的回忆。手表躺在抽屉里也很久了,我发觉,凭着庭院中树影的位置,我大致可以估算出时间。但至于今日何日,我就不大记得了,反正也不重要。我感觉自己快要变成安分守己、无欲无求的院中蔬菜了。”除了院中蔬菜,也可作花瓣上的小水滴,或薰衣草上的一抹紫……《普罗旺斯的一年》的主旨就是要我们忘掉时间,记住自由自在的快乐。曾任国际大广告公司高级主管的英国人彼得.梅尔和你我一样,是个匆忙的都市人,享受着繁华和富有,拥有现代社会该有的一切,却失去了健康和宁静,哈欠连天,没有胃口,脾气暴躁,没精打采,甚而还有轻微的妄想症。突然间,想逃,远离这一切……他幸运地找到了普罗旺斯,被这里的宁静惬意感动得一塌糊涂,立马购房置业,欲在此地托老终身,而不像别的游客只把它当作来去匆忙的观光圣地。他由衷地“感到悠然自得、无怨无悔、喜悦满怀/感谢上帝/让我与普罗旺斯同在”。所以一年之后的若干年后,幸福的彼得.梅尔又《重返普罗旺斯》,将普罗旺斯变作他《永远的普罗旺斯》。

不知为何,彼得先生始终没有把笔触投向我深爱的普罗旺斯薰衣草,也许他压根不喜欢这种浓烈的色彩与香型吧,我倒是喜欢他对普罗旺斯的描述,“在普罗旺斯,人生是用来品味的。”“漫漫长日,往往只听见屋外的蝉鸣和花间蜜蜂的低吟,此外便是泳池中水花四渐的声音。这是一个适合遁入泳池,攀上吊床,或读一本轻松读物的下午。”干净爽利的文字,轻松而幽默,市井小民,凡人琐事,朴实而本真,让人阅读时仿佛品一杯夏日冰水,且是随时随地准备宛尔一笑。

 

在中国,有没有个地方,可让人象在普罗旺斯这样放松?人不由地产生了要做园中蔬菜的想法?丽江曾是个好的选项,每天朝圣般涌往丽江的,都是些想晒太阳的懒猫,但走近了才发现那里旅游业发达,商业味儿浓郁,已现代得失去了慵懒,能让人发呆的阳光都已寸土寸金。还有什么地方可以考虑?大理?凤凰?阳朔?泸沽湖?鼓浪屿?可恨的是,走哪儿都只感到千城一面,喧嚣忙碌的人流,虚假伪善的热情,浮躁得令人无法安静,无比失望。

爱着1400多年的小县城

人在江湖,少不了生存压力,人忙得飞起来的时候好像有很多。但任是再忙,也有闲下来的时候。约上二三朋友,深陷在南河边的一把圈椅上,品一壶好茶,偷半日悠闲,有一搭没一搭地淡扯,聊着聊着眼睛空濛起来,远山近城渐迷失在水雾氤氲里,思绪也如轻纱飘飘忽忽。这座小城,五水交会,群山隐隐,水流悠悠,浪漫梨花、清清夏荷,南港晚渔、堰堤春涨,河鲜美食名远扬。城不大,走来走去的都是些熟悉的面孔。一年之中,总有看不完的花,赏不完的景,品不完的味。从前以为有了地铁,就会天天去赶都市人的热闹,殊不知地铁通了,一天一天过的,还是小城里才有的匆忙与闲适。升“区”后,好像一下子洋气了许多,但在骨子里,还在深爱着那个拥有1400多年历史的小县城。

前几天听一位授课老师动情地说:我不是新津人,但我热爱她,我爱她比爱我的故乡还要爱,将来我洗白了,也会埋在这片土地上!立时泪崩,这,不是咱新津人民的心声吗?

大美新津,我永远的普罗旺斯。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4213.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