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爸爸的様嘎篓

时间过的好快,一晃正月已经过完。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今年注定过的是个不平凡的年,刚好大年初一,手机电视都收到因为新型肺炎不要出门的消息。

为了不给社会添负担,我们一家就围在烤火房,吃了睡,睡了吃。只坚持了四天,睡的腰疼,实在坚持不住了。

正月初五,我和我家三锅商量,去年就准备重新装修厨房滴,一些事耽搁了,今年肯定要搞哒!三锅也说那是肯定滴!我和三锅不搞事也睡的七亏,干脆就行动,咱们先把准备工作搞好,等瓦匠来哒不耽误事。

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翻到了一样旧东西——様嘎篓(鱼篓),第一反应就是爸爸。说起来这个様嘎篓已经快30年了,爸爸离开我们也整整13年了,它算的上是爸爸生前用过所有东西中,存在的唯一的遗物了。

那是一个夏天,爸爸看到有人用电打鱼(捕鱼器),他也想买一个,和姆妈商量好多次后,姆妈同意了。

一天早上,姆妈和爸爸各骑一辆自行车到垱市买了捕鱼器,下水裤,様嘎篓。这样一套买齐花了300多元。回来的路经过大姨家,姆妈和爸爸在大姨那里吃了午饭才回家。

姆妈爸爸一回来,我们就围边里看稀奇,好奇,这什么玩意?要爸爸试试看,爸爸说,我今天在大姨滴吃饭,你大姨父说,你这个様嘎篓买小了,打个鱼都装不进去。等哈我就去试哈,看装的好大个鱼。

下午正热,爸爸开始安装捕鱼器,找来两根竹竿,一根绑上铁签,另一根绑上网子。爸爸又找来一个洞庭牌的旧酒壶,用刀子划开,下面放个电瓶,上面放个变压器,竹竿上用两根电线接通变压器,变压器接通电瓶(±不能接反)。

爸爸穿上下水裤,我背上様嘎篓,来到离家不远处的一条流水沟。爸爸没下沟,站在岸上拉开电源开关,竹竿往水里一放,我一声尖叫,哇!

好大一条红鲤鱼从水下面翻起来了,爸爸用网子把鱼舀了上来,我立马递上様嘎篓。爸爸说,拐哒!你姨父滴话,真滴买小哒!

鱼装不进去,装进半截,还有半截在様嘎篓外面。

和爸爸打道回府,姆妈站后门口望,看到爸爸,就问,纳闷就回来滴?没得鱼吗?

爸爸说,様嘎篓装满哒!丫头背不起,你踢接踢。

姆妈根本不相信爸爸的话,继续站后门口望,看见我走一走,歇一歇,就赶起过来接我,看到这个鱼,高兴的不得了。

回到屋里,一家人都说,様嘎篓买小哒,家儿滴张开的好!爸爸说,就是我还没过到瘾。

后来爸爸每次打鱼,经常都是我背様嘎篓,不管白天黑夜。好多次晚上出去打鱼好怕,走坟塔旁边过,还看见过灵火。不过,有爸爸在身边,我又觉得也没什么好怕的。

我陪伴爸爸打鱼去过很多的地方,打到过很多的鱼,吃不完的鱼姆妈拿去卖钱贴补家用,这些我一辈子都不会忘。

 

而今,早就不准电打鱼了,我要把爸爸的様嘎篓好好的保存下去,我要让我的孩子们看到这个様嘎篓,就想到他们的妈妈年青时经历过的那些事情,珍惜现在的生活。

这几天儿子在家里上网课,一晃马上要初三毕业了,时间过得真快啊,我和三锅结婚是在98年,那一年发大洪水,我们的国家挺过去了,相信这一次我们也一定会战胜这个病毒。希望好七佬们不要再吃蝙蝠了,同时也希望没人再搞电打鱼这种事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4188.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