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澧水河边砍芦柴

上世纪90年代初,村民忙完秋收,正值入冬作物培管,也是一年一度的出门工作到了。

村里租了几辆大货车,运送村民去县芦苇场砍芦柴。那时客货混装管制没有现在严格,又是运送村民去砍芦柴。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1张

村民早早吃过早饭,带着衣被、洗漱用品盆桶,还有米腌肉之类,从各组聚集到村部。

我和村民窝居在一辆车箱里,任凭车辆奔驰所带来的疾风夹杂着尘埃吹打,大家也不显得弱不经风,都经历过风霜雨雪,岁月的年轮增强了顽强的体质。有村民卷缩在车箱子里,打起了瞌睡。我没有睡意,欣赏沿途景色。车辆行进在207国道上,路两旁高大的杨树向后移去,澧阳平原田野被绿色的油菜苗覆盖着,散落座很多农舍点缀其中。

不知不觉,经过几小时颠簸,到达了津市新州镇附近一条外堤上,堤上有一道横杠,货车停住了,我们收拾东西下车,离目的地还有一段距离。

下得车来,大家你朝我看,我朝你看,头发被车轮扬起的灰尘和别的车辆相互扬起的灰尘染成了土灰色,不亚于专业染发师,大家哈哈大笑,顿时感觉腿也不麻了。

背着行李走了一段路,才到达柴山对岸。当地人称长有芦苇的地方为柴山,当然是大面积。只见柴山把澧水河分成一大一小两流,主流有货船客船航行,大小船只竞流。远远朝柴山望去,高高的芦苇矗立,似山非山,没有山峰,像是被什么神力把山峰削去了,平缓缓的。

来到河边,早有船只在摆渡,先来的已经到达柴山,有的被船运到河中。稍等一会,我们一行也上了一只划桨船。大部分人没有坐过划桨船,只见船一晃一动的,有女人发出尖叫声。船家安定大家,不要动,越紧张越发感觉不稳。大家提心吊胆任船家的两块挠板划动,悬着的心上了岸才平复下来。

整片柴山没有相连,被澧水隔成一片片河州。我们到达的柴山叫孟姜垸,传说中的孟姜女就出生在此。与孟姜垸隔河相望,是座独立陡峭的山峰——嘉山,山上有孟姜女庙,是为纪念孟姜女寻夫而修的。

传说孟姜女与范喜郎结为夫妻后不久,朝庭为了国家安宁、人民不受侵犯,修筑长城、抵予外敌,范喜郎被拉夫去筑长城。这一去,范喜郎没有音汛,孟姜女思念丈夫心切,一路乞讨,风歺露宿,历经艰辛,终于寻到长城边。经打听,范喜郎早已劳死在城墙里了,就埋在城墙下,孟姜女悲痛犹绝,撕声裂肺,哭喊声感动了神灵,把长城给哭垮了,孟姜女也被垮塌的城墙埋下,和日思夜想的丈夫团聚。

美妙的传说早已置入我心里,不曾想,就来到了传说中主人公出生的地方,哪天休息,上嘉山敬仰。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2张

到了砍柴点,找一块靠沟边的地方挖灶,伙夫好做饭,大家还是在家里用了早歺的。大伙就在相隔不远处砍柴搭棚,晚上才能休息。听村干部讲,去柴山后买砍柴刀,只有少数人从家里带了镰刀,大伙轮换砍,里手的师傅扎棚架。棚架扎好后,外面搭铺很厚一层芦苇,棚内用彩条雨布衬一层,柴山夜晚露气很大,免遭寒气侵犯人体,弄得感冒。棚内地上铺很厚芦柴,面上一层芦苇叶,算是我们的床铺,一个长方形芦苇棚搭好了,一二十号男人晚上就有歇的地方。另外搭了一个小棚供女同志晚上歇,有男人在外做事来不成,就女人来了,各家是各家的任务,没人来的出钱大伙砍。在不远处搭了个厕所棚,出门在外,样样俱全才方便。

吃罢饭,大家乘船到新州镇买芦柴刀,从家里带来把,芦柴刀与镰刀不同,刀板与把成锐角,把可以上二尺多长,砍起柴来不太勾腰。

新州镇座落在东西山峰之间一片开阔平地上,南北平坦畅通,一条公路自津市穿镇而过直达常德市,无暇欣赏异地景色,赶回棚内休息,明天投入砍柴。

丈多高的杆、茎竹粗的芦苇,大家没有什么畏惧,都是种田人。田地多的宽些,再则少些,大家也不是太计较。砍芦柴确实是件很累的事,不时有芦苇场的负责人巡查,再三交待平地砍,桩子不留高了。桩子留的高,砍起来没那么费力,留高了是很大浪费,芦柴根数之多。刀砍一会就钝了,磨刀石带着磨几下,钝了又磨。

密密麻麻的芦苇,北风吹落芦花似白雪飘向远方,发出千军万马奔腾的响声,砍柴工就是最后打扫战场的。

晚上,大家洗过澡,顿感疲劳消去,天南海北的聊天,南京的土里北京的庙会,谈得很久很久。

芦柴放倒后打叶,捆成梱,码成堆,便于装车运输。村里来了几辆爬爬车,不用找附近和外来车辆,被拿狠卡脖子。有家里来的车,砍一段运一段,方便节省时间。芦柴运到指定的河边,便于以后上船,芦苇是上等的造纸原料,远到上海天津等大城市。

砍完一片地段转场到下一片地段,大家见亮起来收拾东西,拆棚、伙夫做饭,棚拆了饭熟了。吃过饭,大家一路转场,明知一路走的,到下个地点少一人。雾很大,雾蒙蒙的去哪找,有些地方还长着芦柴,只有等雾散些再去找。雾稀了,老乡也赶来了,大家松了一口气。本来这个老乡有点迟缓,又不照场,就慢了一步,没有赶上大伙。转场了大家又要搭棚挖灶,比先前利索多了,很快大小棚又有了。

在柴山的日子里,每天都有挑各种吃货叫卖的,叫得人直流口水,砍柴人不时掏出腰包解下馋。也有混吃的,混到人家吃的,还倒要人家给钱。人多嘴杂围着卖货人,卖货人招呼不过来,弄得卖货人一时不知所措,不知谁给钱了,谁没有给钱,给谁没找钱。

一天下雨,大家商量停天工,自从上柴山,大家还没有休息,也好上嘉山去看看。再坐船时大家胆子大了,没先前胆却。上得嘉山,有种独居山峰显神威的感觉。瞻仰孟姜女庙,为她的诚心所感动,祈求大家砍柴平安。庙前方有一块大岩石,叫望夫石,是孟姜女遥望北方,想念丈夫的象征。

站在山顶朝东北望去,一坦平原,澧水朝东缓缓流去。滔滔河水向东流,河水一去永不回,带走了上游人们无尽的遐想。南边是一片小丘岗,渐渐消失在不远处。西边望去是群山峻岭,隔着新州镇与嘉山遥遥相对,更显得嘉山独览险峰的气势。

如果你想赶早到新州镇鱼市场,又是另一番景象。渔民们早早从河里捞起来的各种鱼,看得你眼花缭乱,不知买什么鱼好,各有各的千秋和特色,如果腰包充实,恨不得把各种鱼都买点,尝遍各种鱼的味道,那才叫一饱口福。我们有时去买些鲜鱼打打牙祭,改善生活。

时隔一年,第三年我们又来到芦苇场,不是孟姜垸了,是更下的一片柴山。后来就没有要我们去砍芦柴,偌大的柴山,又是怎么处理的。原来是承包给人砍,和包工程一样,一片柴山包给大包头,大包头分包小包头,进行分割。

砍芦柴已过去近30年了,接触到的一些人和事,特别是身临其境的地方,至今记忆犹新,好像就发生在昨天。

作者/来源:马远国(澧县)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4182.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