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那一种冷,是侵入心里的。

11月中旬的时候,我在无锡参加单位的一个培训。
培训历时5天,前几天,暖阳高照,风和日丽,每天穿一件长袖衬衫犹觉暖意融融,在这样的气温里,心情也如阳光一般,明亮而温暖。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就在培训班即将结束的那天,气温忽然下降,天空中阴云密布,犹如一片铅块笼罩头顶,不知从哪里来的小雨淅淅沥沥地飘下来,落在头上、肩上,洇湿了衣服,也洇湿了心情。

赶紧把毛衣和外套穿上,身上确是暖和起来了,然而风是冷的,雨是湿的,这湿冷的空气像贼一样,悄悄地潜入了心里。
心里就生出了一片潮湿,犹如白粉的墙壁上落上了水渍,慢慢地洇开,扩散、深入,终于脱落下一片墙皮,于是原本洁白平滑的墙壁上,就这样斑驳出一个难看的破洞。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回想起来,去年的第一场冷,也发生在十一月。
当时我正在南京出差,大约温暖舒适的时候都是相似的,而寒冷的时光却也差不了多少。彼时大约正处于暖秋的尾巴上,走在南京的大街上,从身体到心里,都是暖洋洋的,然而一场猝不及防的风雨从北方袭来,暖风变成了寒风,艳阳变成了冷雨,犹如你毫无征兆、突然翻脸的恋人,刚刚还浅笑晏晏、细语温存,忽然间冷若冰霜、形如陌路,让你的心情跌入谷底。

那段时间,每天早晨经过汉口路和中山路交叉口的时候,都能看到一个男子带着一个五六岁的女孩儿,背着吉他唱歌,身前放着一个箱子,里面有几张百元、五十元的钞票。
大约是由于天天在唱,为了保护嗓子,男子唱得并不十分用力,所以声音低沉,使他的声音跟他的人一样,越发无精打采。在那样的微雨潮湿的早晨,梧桐树叶落在马路上,零落在一洼洼的浅水里,冷风吹过脸颊,行人一个个行色匆匆,偶尔有一两个人在他的箱子里放入一张钞票,随即匆匆离去,几乎没有人注意这样落寞的歌手,于是在这座繁华的城市街头,他和他的歌更显落寞孤寂。

时隔一年,我还记得他唱歌的样子,还记得他唱的那首弥漫着忧郁的《成都》:“你会拉着我的衣袖,我会把手揣进裤兜”,“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喔呜喔”,不知道在这样孤独的时候,他有没有歌词里的那一个“你”,能够拉着他的衣袖,一路同行,直走到城市的灯光熄灭。

那天,我感觉我们每一个人,也许都是这样的一个流浪歌手,孤寂地唱着自己的歌,抒发着心里的向往,期待着那个与自己一同行走的“你”,然而周围,是寒意萧瑟,行人匆匆。

那一种冷,是侵入心里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4079.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