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雪的哈尔滨

下雪的哈尔滨
 
2016年的11月10号,哈尔滨下起了那一年的第一场大雪。
在教室的我并不知情,只觉周围的世界似乎安静了一些。
晚上9点,我迈出教学楼的那一刹那,被满眼的白色填满。雪,在哈尔滨所属的天空,特别慷慨,一直簌簌的洒落。雪,在哈尔滨的领地里,似乎非常留恋,舍不得化掉。洒落在地的雪,就这样悄悄的在那里等待。他们似乎已经知道自己的归宿,有的和飘落的叶子呆在一起,等待春天来临的时候,化为浸润着枯叶下面土地的水。有的,就静静的在路上躺着,等待人们留下脚印。有的,就挂在树的枝头,在来年开春的时候,“乳化”成水,滋润着冬天变得干燥的树皮。我一边看着眼前的景象,一边陷入了我对于雪的“拟人”王国。
走到马路牙子边上,这里的雪似乎很少有人去关心它们,它们就肆意的躺在那里,越来越多,越来越多,有的都已经和道牙一样高了。我哪儿见过这种阵仗!这么多的雪呀!都快和我的脚踝一样高了,所以,我开始在道牙边上尽情地踩了起来。一步两步,摩擦摩擦,后来,忍不住心里的激动,开始踢起周边的雪,我的脚下的雪,忽扇忽扇地,像烟花一样又一次散落一地。我的所有行为,都在向我周围的人宣告:“没错,我就是那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南方人!”
雪,落在了我的头上,我的睫毛上,我的衣服上。抖一抖,居然还能洒落下来。我的思绪就像一个在白糖罐子里面翻滚的精灵,周围充满了令人幸福的糖粒,悠然地徜徉在白色的海洋里。天空似乎点了灯,直到晚上11点,还依旧照亮着为了雪而狂欢的人们。
“未若柳絮因风起”,“撒盐空中差可拟”,这两种比喻,我直到在哈尔滨感受了第一场雪以后,才把对“柳絮”这种比喻更具有美感的观念给否定掉。因为哈尔滨告诉我,“撒盐”才是北方的雪应该有的姿态。这种闪亮的水结晶,具有极其精妙的结构,六边形的雪花落在我的衣服上,在哈尔滨停留的时间,比在南方更长一些,它让我相信“雪花”这个名词。因为,仔细观察每一个洒落的雪片,都可以称之为花。在这之后的日子里,雪还和太阳一起出现,演出着舞蹈家与追光灯的动人故事。雪在阳光的照耀下,展示着自己的美丽身躯,它们在空中翻转跳跃,随风飞舞,太阳犹如追光灯一样,衬托着雪的美丽,让它光芒四射。无数的雪花,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不知为何,看了这样的演出,让人心里有一种久违的平静,也是从哈尔滨下雪开始,我似乎才真正的和这个城市有了约定。
今年的11月,晨对我说:“快看!下雪的哈尔滨!”
回想起在哈尔滨的冬天,飘着白雪,走在街上,拥挤的人群匆匆,与我擦肩而过,我在思考是否错过了大家的面容,但在的脑海里,依旧回想着我们的重逢。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3877.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