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回家

春节过年,我也曾想过不回家。

因为在每次回家之前,我总是会不合时宜的想到返程离别时的那种不舍和无奈。

可是一过腊八,整个世界像是被“过年”绑架了一样,到处流露出一种慌慌张张的期待和欢庆;微信朋友圈里,少了往日的“岁月静好”和各种“晒”,在这个时候也变成了各种抢票的求助;工资还没发,同事摊开稿纸认真算了好几次,开销被列出长长的一大串,聊天的话题也成了回家抢票和各自老家的过年习俗;家人打电话也在询问着放假的安排和回家的日期,商场里,随处可见的中国红把回家的心也渲染的蠢蠢欲动。

于是思乡之情便在心里发酵着;有点甜,也有点酸。

终于还是参与了这场年度狂欢,谁让它是所有中国人的最高仪式呢?

一路狂奔到火车站。穿过拥挤的人群取了票。

在候车大厅焦急地等待着。

列车一趟趟驶来驶去。它载得了人,载得了物,也常常装载梦想,唯一载不动的是离愁别绪。

车厢拥挤嘈杂,大包小包把行李架塞得满满当当,旁边的人有人吃着泡面,有人嗑着瓜子,有的人聊着天打牌,我只想安安静静的躺一会,因为回家的几个小时对我来说格外漫长。我带着耳机把自己隔绝开来,感受着列车的速度和车厢的温度。

长大以后,当你踏上南下列车的那一刻,你可能还未意识到,从此以后,家乡就只有冬天,再没有春夏和秋天了,

工作后,乡愁是一张小小的车票,我在这头,家乡在那头。

一路翻山越岭,隧道一个接着一个。

列车越往北走,窗外的色彩越匮乏单调。

铅灰色的天空格外惨淡,树木也光秃秃的没有一点生命迹象。天地间灰黄一片,苍凉而浑厚。

在高铁上经过三个小时的漫长等待后,终于坐上了那不太整洁的班车,颠簸了两个小时后,提着行李步行了数百米,终于看见了那熟悉的炊烟袅袅。

强劲的北风呼啸而过,一股股清冽干燥的冷空气刺激着鼻腔。

不够精致的餐具盛放着熟悉的饭菜,这一刻,一路的辛劳和疲惫都消失了。

最熟悉的食物总能让人吃出家的幸福。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385.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