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小新求学记(二)

小新不是没在冬天来过他现在常写作业的地方。静湖旁边白雪皑皑的时候,他和哥哥在那儿压跷跷板。他现在也爱玩这东西。不同的是,那时候他还不认识湖畔牌子上的“警示”二字。现在,他已经能够准确朗读作为应用文的《警示》,内容是禁止钓鱼、上冰面什么的,不足百字。但谁能说朗读这不是一种进步呢?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1张

没人知道:小新到底长多大才能忘记这跷跷板。也许永远忘不掉。

在静湖边上,他问:夸父为什么要追日?

不能求助“小猿搜题”。我是愣住了,想了半天,觉得古代的中国人是想要控制时间,于是就在故事里让英雄尝试着追太阳。英雄夸父渴死了,可故事没说太阳肯定追不上,没说没办法让太阳不落山。好像 “太阳不落山”这种事还有一丝希望。要不然,怎么到了现代会有人唱:“原将万贯家财,换得太阳不落山”呢

在离静湖不远的文昌路上,小新问:“人的眼睛为什么不怕冻?”这个问题好像我自己小时候也想过。现在,面对一个孩子,我只能敷衍:老师不懂,得查查。

“现在的数学作业,出得和语文似的;现在的语文题,出得和数学似的。”

小新边写字边抱怨,是啊,四年级了,让学生用那么多时间写坐159路车多少站到红旗街,再坐多少站到宽平大桥。这算是让数学贴近现实吗?关键是这159也不到小新家啊,“坐车往哪边走”算一个单元,这是教学改革吗?我忽然想起儿子小时候数学课的“发芽问题”,然后,教材要求用尺子去量“芽”长了多高。

“红旗街”三个字会写不?我觉得这是问题的关键。人生识字忧患始。人识字少,只能忧患更大。作业哪有绝对的有趣呢?应对。应对之后呢?玩滑板、看《三国演义》。

“关羽的马为什么哭了?”

“渲染气氛。”

其实,“渲染气氛”这四个字是我从中学语文应考的套话里拿出来的,还故意说了好几遍。我希望他将来答题的时候不至于分数过低。

期末考试倒计时开始了。初冬的早晨,奔向87中小学部,沐浴一片朝阳。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2张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3548.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