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没有做梦的女人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诗歌群认识一位姐姐,到日本二十多年了,这次我去日本,我们要见面,虽说第一次见面,但没有陌生的感觉,一路聊天,也让我了解到日本普通人的生存状态。

姐姐35岁离婚,受伤较重,从此对中国男人失去信心,要么不找,要找就找外国男人。当时境况窘迫,受各种限制,想要改变现状很难,她决定用婚姻来赌一把,毕竟只有35岁,应该还有机会。

有人介绍了一位61岁的日本老人,老人专程来中国看她,感觉比较满意,同意结婚,随后她就辞去工作去了日本。不知道为什么,等她到了日本,这个日本男人反悔了,说自己年纪太大,不合适。当时她借住在朋友家,三个月的旅游签证,不能外出打工,没有任何经济来源,亲戚朋友都知道她是来日本结婚,更何况她是斩断了一切后路过来的,怎么回去?

当时的情况,无论如何得找个人嫁了,否则就呆不下去。又有人介绍一个比她年长四岁的单身男人,双方见面一个星期就结婚了。这个男人当时开个小餐馆,急需劳动力,再加常年忙于开店,根本没有时间谈恋爱,现在一举两得,劳动力、老婆都解决了。

结婚以后,她就一直在自己店里帮忙,帮忙没有工资,只给零花钱,买东西凭发票报销。对于这样的一桩婚姻,彼此心里都明白,没有感情基础,能走多远,谁也不知道。所以,男人一直是防备的,直到十年以后,为他生下两个孩子,她48岁那年,给她申请加入日本国籍。

后来,因为日本经济滑坡,大形势不好,他们家投资新店失败,欠下大笔债务,还有房贷,再加抚养两个孩子,一个老人,她不得不开始漫长的打工生涯,打了十二年的工,家里的债还没有还清。她说,快了,再坚持一下。

她常年打两份工,上班的路程较远,要转几次车,花费二个多小时,白天一份工五个小时,做完洗个澡,趴在桌子上睡一会儿,接着去另一个打工点,那里是夜班,一整晚可以休息一个半小时,一个星期工作五天,她就是这样轮转,五天不能上床睡觉。周末到家,倒头便睡,醒来,常常发现手里捏着一块没有吃完的牛肉,桌上一杯没有喝完的酒……十二年来,她不是在打工,就是在打工的路上。但是,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如此劳累,常年熬夜,体力活,并没有让她显得有多憔悴,也没有怨恨,非常平淡。她说,生活就是如此,人生没有假设,射出的箭,没有回头路,一步错步步错,我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不想了,吃饱干活,累了睡觉。

38岁孤身来到日本,语言不通,就算与日本人结婚生子,也始终游离在这个家庭之外,对一个异国他乡的人总是有所防备,一直把她当一个劳动力在用,生活的变故,也让她不得不外出打工,挣钱还债。

这个年龄的中国老人大多在跳广场舞,或者在家带孩子,享受安定的老年生活。当然,日本的社会氛围如此,很多老人都在工作,部分是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大部分还是生活所迫。姐姐因为一直没有交养老金,现在只能拿相当于人民币500元的退休工资,不打工怎么生活?那个家对于她来说,也是寄居而已,每月交钱回家。虽说儿女都已经自立,但她似乎找不到停下来的理由,也没有一个人对她说,你可以减掉一些工作量了。年纪越来越大了,体力越来越弱,做不动了怎么办?夜班出来,她常常会在商场找个位置坐下,买点熟食,一罐啤酒,喝上一口,那一刻,她感到异常满足。

昨晚分手后,给她信息,就没有收到回复,今天中午回复了;“早上好,昨晚到家后洗完澡即睡了,给你发信息,看了一下,才写一个字:到…..就没下文,太困了,就这么睡着了。途中下错站了,呵呵!到家晚了些,昨天很开心……”她跟我聊到一个细节,她说,我现在不能躺下睡觉,因为我一躺下,第二天就爬不起来,浑身像散架的,人在床上打转,我得先让自己卷缩起来,再慢慢坐起来……最起码折腾十几分钟,从此,我便不躺下睡觉,都是斜靠着,这样起床方便。

她说,我已经十年没有做梦了。十年没有做梦,这是什么概念?连做梦的力气都没有了,该有多累啊!难得,她会写诗,不做梦的女人,在诗歌中找寻梦境,她看不见院子里的花开了,她不知道孩子是怎么长大的,她无法与家人畅快地沟通,她没有时间去逛街,今天的陪伴是她第二次来银座,第一次是初到日本时来过。

背个大背包,夜班出来的她,看不出有多少疲惫,皮肤白净,神情安定,已经完全变成一个日本女人。说话时像个小女孩,没心没肺的率真,面对现实,不抱怨,不焦虑,认命!

她说,至少我还可以自食其力,至少我还有自由,这也是一种幸福!还能怎么样呢?我已经想透了,对自己好一点吧,反正我有地方住,有一口饭吃,不会饿死街头,那就好了。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我没有生出同情,也没有觉得她可怜,只是感觉人有各种活法,再苦的日子也能找到乐趣,这就是生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3468.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