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鱼有功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早上起来,婆婆把腰给扭伤了,她耳聋,聋得很彻底的那种,居然说听到“嘎达”一声了,这下好了,爬不起来了,头发也梳不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总是不放心,不是东西被人调包,就是钱被人偷,她把现金藏在床垫下面,为了安全,避人耳目,一个人使劲把床垫抬起,慢慢移出,想到床肚里拿钱,把腰给扭伤了。

以为没有大碍,躺几天就好了,后来疼得不行,她也感觉到事态的严重,躺下爬不起来,起来了移步异常艰难。我们叫了医院的救护车,上了救护车送去医院的路上,聋娘不止一次的问,“我要死了,我是不是要死了……”

医院住了一周,做完微创手术,婆婆就可以下床走动了,在医院答应把长发剪了,回来以后就改变主意不剪了,发肤受之父母,剪我的头发就是要我的命。

今天出院,先生早早就去买了大骨头,交代我在家炖汤,负责烧晚饭,他跟两个姐姐去办出院手续。

想着,婆婆这个病是硬伤,吃东西没有禁忌,我便按日常烧菜。婆婆回到家,神情有些木讷,行动有些缓慢,坐下来看了看桌上的菜,满脸的不高兴,“你就给病人吃这个?我是病人,病人要吃软的,要吃淡的,要吃易消化的……”我无话可说,尴尬地看看先生。二姐小心翼翼地问,小馄饨,你要吃吗?婆婆没好气的回答,小馄饨,小馄饨,谁要吃小馄饨。

这医院一住,脾气又变大了。

这几天鱼汤、鸡汤、鸭汤、骨头汤、鸽子汤翻花样,婆婆总是不如意,自言自语,烧的菜么不三不四,我看你们是也不指望我好。看看我的皮肤干瘪,瘦了好多。其实,我也没有什么病(不痛了,没病了),在医院天天打吊针,再下去,我要成“淹死猫”了。

婆婆平时都喜欢自己动手做菜,连原料都是亲自采购回来的,我们的调料都是分开的,鸡蛋也是各归各的,这个过程对于她来说很有意义,因为安全第一,自己亲手烧出来的东西也特别有成就感。现在,你让她躺床上想,要吃什么?她是没感觉的,总之,什么都没有她自己烧得好吃。

昨天,我问她想吃什么?感觉当头一棒,她慢慢悠悠地说,我也不知道要吃什么?如果没有钱,酱油汤冲冲也是可以的……意思你们看着办吧,指不指望我好?

我左思右想,甲鱼在婆婆的心目中是大补之物,跟她说,买甲鱼给你吃,好不好?她竟然忍不住地笑了,随便,随便。

想着,自从婆婆住院,都是两个姐姐在陪护。医院回来,先生就跟她睡一个床陪护,一个晚上要起来三次帮助她起床上厕所……但是,这些都不及一只甲鱼的功劳,自从吃了那只甲鱼,婆婆无论是身体,还是情绪都好了很多,甲鱼有功。

可惜,那时我还没有卖海参,否则怎么轮得到甲鱼,肯定是海参有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3436.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