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寒而不酸的小本

国际上的法律简称国际法。国际法有时真是无用,美国这样的“无赖国家”鄙视其存在,菲律宾若有其他办法,可能也不会非要弄一个2016版“南海仲裁”。我敢断言,东亚国家领导人在二百年内不会考虑依法划分海域。

就算“国际法”无用,国际视野、法治意识,却是不可缺少的。不信你试试,这二者缺一个,你都在新时代难有作为。然而,国际+法,不还是“国际法”吗?

非常感谢李编辑,我在2015年出版了《国际法简编》。但是复旦和南开的图书馆都看不上这样的书,不采购。现在想想,确实这个小本有点寒旧,封面没有色彩,内容不够丰富。2019年开始的那个“加拿大无理扣押中国公民孟晚舟”的案件没收入,俄罗斯占领克里米亚的过程没分析,世界各地热热闹闹的“公投独立”没有统计。没有知名学者作序,没有,好像什么都没有。只有和我的其他书貌似千篇一律的《自序》与《后记》,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写《后记》成瘾,甚至主张好的文风就应该从好好写《后记》做起。

书中地图只有两三幅,而且太小;飞地现象搜集的案例太少。关于海峡两岸关系的论述也有些过时了。

法国、瑞士是国际法学的故乡,太遥远了。不用他们的标准来评价相关学科的书似乎不行。完全用他们的标准似乎更不行。

江西科学家宋应星(1587—1666)在写《天工开物》之前,或许也写过其他东西吧。没有谁一下子能弄出鸿篇巨著,总得慢慢探索、铺垫,才能开路、向前。

目前,国际关系学的所有东西,都没办法和时间赛跑;诗歌翻译,却可以超越时间。那个灰皮小本子《国际法简编》已经升华成了编辑经验、设计体会,新的课和更多的诗。一切的努力都没有白费。文化上的豪门不是一天造就成的,谁没有过勉强度日的时候呢?何况我也从未以法学高手而自居。与自己过去的寒酸握手言和,继续向前。

小编碎碎念国际法简编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3208.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