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绛州羊舌村

假期回晋南,偶然看到潞城工作的新绛人裴梅香写的书,是回忆家乡文字,涉乡情亲情处尤是动人。知其乡是新绛县泉掌镇人,村名原为羊舌村,一个今人颇为奇异的村名,只是现已更名为王守村。这个王守村更名始自明清之际,算来已改了几百年,更令人奇异的是,今人仍然习惯称羊舌村。晋南乡音,羊舌发音近于羊屎,所以别村小儿惯以其村名取乐,作者裴梅香少时在邻村上学与外村同学因村名读音曾有争执。裴氏书中解释“羊舌”一名来历时,借用了一则传说,大致是古时某乡贤在村中掘出一羊头,年代不详,但存其舌,遂得村名羊舌村。我不大相信这样的附会,回来后,闲时查阅,始知此乃关于“羊舌氏”的一则谬传,出自杜预的《春秋释例》

小编碎碎念《春秋释例》的图片 第1张

《春秋释例》卷九《世族谱》中“羊舌氏”条目下云:“羊舌氏姓李,名果,有人盗羊事发,辞连李氏,李氏掘羊头而示之,以明己不食,唯识其舌,舌存得免,号曰羊舌氏也。”这样的解释如民间传说,类于臆测,如吾乡“汉薛”,县志上竟然记载“因本地汉朝出了名士薛公”而得名,显然荒谬而生硬,故《世族谱》关于羊舌氏的这一说法并没有得到史料证实。其实,初见“羊舌村”名,第一念想到的便是《左传》提到的“羊舌肸习于春秋”,羊舌氏与春秋时晋公室的关系可以说非常密切。果然,再看羊舌村现名王守村的介绍,表述中即有该村“始建于春秋年间,为晋悼公时中军尉羊舌肸大夫故里,古称羊舌村”。

新绛,古绛州也。与绛州羊舌村不远的山西曲沃县,也有一处羊舌村。2006年,曲沃羊舌村的晋侯大墓出土了著名的史前玉神面,轰动一时。曲沃本是晋国旧都之一,近年依托“天马—曲村遗址”兴建了晋国博物馆,晋侯墓地、羊舌墓地,皆在曲沃。对晋国历史不熟者,容易被晋南一带的地名及各地历史延革混淆,加之晋国都城除“桐叶封弟”于唐外,还有翼、绛、曲沃及新田等。其中,除新田确定为今侯马外,关于翼、绛、曲沃地名变迁,与今多有出入。如翼绛是否同地、曲沃在今曲沃还是今闻喜,其地望(地理位置)何处?自秦汉以降即聚论纷纭,诸家各执一词。我倾向一说,翼、绛为同地异名。一是从历史上,昭侯以前晋都已居翼,绛、翼同地殊名犹如曲沃又叫“新城”和“下国”,二是从地理上,现今翼城和绛县为邻县,新绛、闻喜、绛县、侯马接壤,县域自古交错,且皆属晋地、魏国,秦时河东,唐后绛州。又一说,晋、绛通音,绛水亦或为晋水。晋南一地,历史久远,古迹繁多,有待考证者也多。

 

小编碎碎念《春秋释例》的图片 第2张

绛州鼓乐

不过,关于羊舌村自晋国公族羊舌氏的说法,确凿无疑,且有史证。《春秋列国姓氏表叙》说,晋武公子伯侨为羊舌氏之祖,《新唐书》又说,晋武公曾孙为羊舌大夫,因其食邑于羊舌故为氏,羊舌为地名。“羊”与“杨”似乎也有关联,晋灭洪洞杨国后赐为羊舌大夫之邑。前述所涉的羊舌肸(字叔向)之子伯石(字食我),又叫杨食我。再后来,羊舌氏竟然与春秋超级美女夏姬有了关联。关于夏姬,可以写出现代感极强的长篇小说,也可以拍出爱情或是情爱缠绵的大片,为春秋第一美女且没有之一,其所创历史纪录和争议话题至今无人可敌,敢爱敢嫁,敢作敢为,凭美貌可以横扫晋楚郑陈数国,再有那个荡舟戏君的蔡姬、浣纱沉鱼的西施,春秋真是一个令人心旌荡漾的时代!夏姬正是羊舌肸的丈母娘,叔向娶了春秋名媛夏姬的漂亮女儿,生了羊舌食我(字伯石,即杨食我),最后又因祈盈之乱,羊舌氏被灭。历史恶评都愿意把罪过归为女人,夏姬名下因此有了“杀三夫一君一子,亡一国两卿”的超强红颜祸水纪录,以至赫赫有名的晋国贵族羊舌氏也着了她的道。再后来,叔向之后,羊舌氏避乱一路逃居华山仙峪,险处求生,遂成为杨氏一宗,渐渐发展壮大。杨氏先祖在华阴的墓葬古迹有十余处,先祖避难遗址就在今华山主峰西北五里处的白羊峰顶,又称羊公石室。晋人入秦,羊舌氏自此成为杨氏,不断繁衍至今,陕西华阴也打出“天下杨氏归华阴”,昭告天下杨氏子孙,美籍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杨振宁也从处寻根。

绛州,三晋名城,晋国重地,与晋阳、平阳齐名,古为水陆交通要冲,控带关河,翼辅汾晋。故今新绛县,古建极多,古村深远,古巷幽长,我曾去过新绛泉掌村,始知绛州底蕴深厚。泉掌,秦时长修县所在地,长修故城就在今县城西北泉掌镇。明清时期,泉掌更是新绛通往乡宁商道上重要的物流中转中心,晋南的商贾云集之地,泉掌村也慢慢由商道上原来一个古驿站逐步发展成为一个商业集镇。至今,村中古迹古宅颇多,古驿道遗迹赫然,给我印象最深者为明代建筑关帝庙,石雕盘龙柱,遒劲精美、造型繁复,叹为观止。另有太多古宅尚有人居,敲门可入,门楼瓦脊可看,木雕砖石可拓,一老宅中正低头洗衣的老妪告我“公家不让乱动”,可知这些宅第已登记在册严加保护。王守村,至今未曾去过,从网上新闻看,村容整洁,新宅错落,新农村建设已颇有成效。据说村中也有多处古迹如影壁和老宅,吾倒是希望一些村中古建古宅古巷同样得到很好保护,像裴梅香娘家这样的老宅院落,作为过去典型晋南农家风格建筑也可以适当保留一些,善待并保护起来,并非所有的新村都要整齐划一的马赛克瓷砖二层小楼才算功绩,如泉掌羊舌这样绵延千百年的古村,所谓乡愁尽在那些一砖一瓦古旧的缝隙之中,若是修葺一新,毁弃殆尽,再无古韵古风,才令人扼腕痛惜。

小编碎碎念《春秋释例》的图片 第3张

泉掌村关帝庙石雕龙柱

回到王守村的文字介绍,关于羊舌肸为中军尉的说法可能有误。史载,羊舌氏自羊舌突受封为羊舌大夫,其子羊舌职为中军尉,其孙羊舌肸为晋平公太傅,羊舌肸兄弟四人号为四强家,羊舌职之四子——羊舌赤、羊舌肸、羊舌虎和羊舌鲋,其中庶出的羊舌鲋还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见诸文字的大贪官。另外,新绛县名,现今虽是民国元年(1912年5月)为别于邻近绛县和取“咸与维新”义而加“新”,但“新绛”一说要更早些,晋国那个故事很多的晋景公(公元前585年)迁晋都于新田(今侯马市)时已经出现,景公命新田为新绛,称原晋都绛为故绛,所以“唐、晋、翼、绛(故绛)、新田(新绛)”都做过晋都。至于晋景公的新绛,也包括现在的新绛,考古发现,1979年发掘的新绛县柳泉东周墓地即为新田绛都初期的公室暮葬。1958年,现今的新绛县曾短暂并入侯马市,三年后复又分出。晋国历史上晋都新绛共经历过十三位国君,可见此地风水不错的。

本来写此短文,意在留恋绛州羊舌村的古村名,但羊舌村毕竟已成为历史,今人只有王守村。原因是,据说明成化二十一年(1494年),村中大荒,百姓流散,仅留王姓一户守庄,遂于清初区划改村名为“王守”,是为纪念。此说,无法查证县志,虽时间不对,明成化二十一年应是1485年,但事情或许有之。14世纪后期至15世纪末,北方气候由暖转冷,充满各种灾变可能,明代北方成为灾荒高发区。洪武时,富庶的山西变得生态脆弱,许多地方,“幸无水旱之厄,所获亦不能充月之食,况复旱涝乘之,欲无饥寒,胡可得乎?”羊舌一村,既然众人皆逃难而去,一王姓人家独守一村,村民返家,家室完好,那么感念其功绩改村名记之,也是令人感动的。只是可惜羊舌古村的千年历史了,故此,至今乡人仍口耳相传,口头以“羊舌”为村名。

每个村子都有她的过去,成为一代人眷恋的正是那些或近或远的过去。绛州乡间民谣似乎也挂念着这个古老的“羊舌”,似乎并不嫌弃她土音中的发音。如“南北熟汾羊舌村,各个屋里有牛粪”,大意是指南熟汾、北熟汾、羊舌村,这三个村子土地宽阔平整肥沃,所产粮食多,且养牛也多,到处是牛粪。土地与牛,农民之本,地肥牛多的羊舌村真是个好地方。这么好的地方,竟然也有过灾荒,并因灾荒改了村名,可见故人对饥饿刻骨铭心,以更名为念。

许是巧合,当我以一个外乡人关注本乡之余,留心绛州泉掌和泉掌邻近的这个羊舌村历史时,时下正热映片子正是《我和我的家乡》。电影有点夸张的手法,把乡村拍得美得晃眼,似乎遮蔽了她本身褪不掉的瑕疵。关于乡村,乡愁已熟烂于耳中生茧,而我们一再忽略的可能正是她最值得保留的,比如那些本该古老得可以酿出美酒的东西,哪怕一个古拙的村名,一处遐古的怀念,抑或那些东西本身就是醇香的佳酿。关于我和我的乡村,一地人与一处乡村最好的相处,终是一代一代彼此之间的互相成就,你成为她的生命托负,她成为你的精神飞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3113.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