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途经东升

有幸在昨天,去了一趟靖远县的东升镇,起点是从王家山沿国道109线的银川方向前行。

第一站,大红沟。

走出武家拐不远,就是靖远北滩乡的大红沟村,地处高山静穆,黄土层深,砖厂、瓦厂及各式各样的楼房建材,散落在永恒的荒蛮野岭。这是行进在东升的第一站——小红沟和大红沟的砖厂天地。

苍茫空旷,让人感叹人在自然界中的渺小。

在砖厂的一处土坎下的角落里,蹲有一男一女,正在旁若无人地窃窃私语!男的一边说话,一边靠近红色头巾的腼腆妇女,这可能就是砖厂的爱情。

凡有两性存在的地方必有性生活这条铁的规律,在艰苦荒凉的砖厂,更需放射爱的电流。

路旁的土坎,一位粗汉在风中搂紧了红头巾,事发大红沟,两个相爱的人,在土坎背后,抱得越来越紧,浓烈新鲜,挥洒缠绵。

看到爱情,使我途经东升镇的温柔之路。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1张

离河远,离山近,这是东升的一大特点。柴油运输车,负重爬坡,不断需要加水。走在“白云苍狗多翻覆,沧海桑田几变更”的东升旅途,盯着干枯的水渠,想给柴油拉煤车,找点水喝。

没有,暂时不上水。

左顾右盼的行进中,看到一排平房的院子,一个洗衣人,急刹车,走了过去。男性洗衣人,衣着破旧,胡须浓密,脸黄消瘦,60岁左右,蹲在一块木板前的水龙头上,用力揉搓一件颜色不清的衣服。

哗啦啦的秋水,让我不由地打了一个寒颤,在冷风冷水中,我和这位60岁的洗衣人,进行了如下对话:“在洗衣服?”

“对。”半是普通话,听不准它是哪里的口音。

“您在这里干什么?”

洗衣人,头也不抬地说:“我在高铁干活。”

“有多长时间了?”

洗衣人,停止了揉搓衣服,“半年,还没拿到一分钱。家在四川。”

在康庄小学门前,正逢中午放学,85后和90后的青年妈妈骑着电动三轮车,穿梭在小学和109线接送放学回家的孩子。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2张

其中的一辆电动车的兜廂里,坐有两个小女孩和一个小男孩,小男孩大眼睛,方脸蛋,在我车头的正前方,瞪着好奇的眼睛,眯笑着对车兜里的小女孩嘀嘀咕咕,大概意思是说:“第一次见到这么搞笑的棉帽子,还没下雪,有人就戴棉帽子,新奇!”

这可能就是小男孩和小女孩的童年,在放学回家的国道上,瞅见一位拉煤人,在康庄小学明丽的秋阳中,戴着棉帽子,拉着一车煤。

“花有重日开,人无再少年。”在东升镇的镇府前门大街——中国移动手机维修店,我如约见到90后老板,一个坐拥上百万元的90后老板,这在我的人生阅历中,还是第一次的见到。小伙子五官端正,平眉大眼,黑发不乱,行动快捷。每有顾客从门楼进来取快递或是更换手机配件,只见他微笑着一边查找手机故障,一边真诚换真心地给中老年客户解释智能手机的使用方法,从不以貌取人,也不敷衍。

不懂应酬,不会推托,这是90后百万资产老板的成功前提。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3张

从东升镇,从90后百万资产的老板身上,我能想到唐末五代冯道有的诗:“冬去冰须泮,春来草自生”的不喜不愠,也是成功必备。

从上午11时再到下午的4时,我在东升镇的镇府前门大街,目测到的儿童和妇女较多,儿童有着充满阳光的心灵,妇女有着明媚的表情。就在夕阳一寸一寸地与对面楼顶持平时,就要和东升挥手作别了,我会记住青春的成功,源于默默无闻的奉献,更源于儿童的天真,又源于妇女的明媚和青年的高尚。

东升,我不会说再见!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3111.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