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证丢了

毕业证丢了?没丢,它静静地躺在一个我不太容易找的地方休息。上面有我幼稚的西装照,有钢印,还有陈佳洱“校长”的署名。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好多人说陈校长媚上。别和我谈民国和蔡元培啊,那是人世间最无意义的老生常谈。不媚上又能怎样呢?我不沐民国风,只讲新时代的话。严于律己,宽待别人,大家都不容易。严于律己,有点累,可二十年也就严过来了。为了事业和理想,我们一直在坚守。

人过不惑之年,好多证都没用了。结婚证最重要,家庭要经营好。毕业证、学位证、职业资格证、外语水平认定、特殊聘书,多数是过眼烟云。“证”之后呢?当然是无需再证,于是毕业证就这么丢了。假设这世界上真有(未名)湖光(博雅)塔影,就留在心中吧。多看看别的湖,东师静湖、长春南湖,杭州西湖周边房价太贵,未必要去。世界上的湖太多,洞庭湖、纳木错湖、吉尔吉斯的伊塞克湖、尼泊尔的费瓦湖,湖都是有灵气的。塔则不然,总让人想起唐僧扫塔。

校友卡懒得办,毕业证懒得找。上母校图书馆网看看吧。在“馆藏目录”中搜索著者(译者)“钟放”,六条记录,包括我的著作和译作。人过留名、雁过留声,没什么遗憾,六本书留在母校的图书馆里,而且多数是精品。

再上东师图书馆,搜索著者“钟放”,同样是六条记录。东师也是我的母校,我安身立业的地方。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3072.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