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再当一回小毛驴

说实话,自从感觉腿痛以来,虽然内心仍经常冒出一点爬山的冲动,但至多是一层浅微的涟漪,转瞬间变归于平静,很难有翻波涌浪,直扑礁滩的勇气了,且不说爬岩攀壁,翻山越岭,即使沿着稍微陡峭的台阶游览,也是要思前虑后,踌躇一番。

十一期间接到朋友郊外游山邀请,禁不住他把游山的好处说得天花乱坠,禁不住记忆中那些奇伟壮丽险绝壮观的诱惑,登高看天下的豪迈,寻奇探幽的渴望终究战胜了对腿痛的恐惧,于是精神抖擞,竟然跟在驴友的后面又做了一回登山的驴子,颇是有门前流水尚能西的感觉。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1张
按照现在驴友的分级,如果加上一点自我吹嘘的成分,我应该是高于有思想少行动的“驴毛”的,大概算得上是一头没有钉过铁掌的初级小毛驴,因为过去的岁月我也曾经有过一些不走寻常路的经历,在幽僻荒寂的山沟里感受声宣乱石,色静深松,于绝岩奇石上感叹天工精巧,人力不可夺。在那些激情澎湃的体验中,你能充分感受到什么叫波澜壮阔,风景万千,什么叫诗情画意,目酣神醉。

可能事先有约,登山的驴友很多,听朋友说有好几个登山群的人参与,走过一段台阶,我们很快就进入了岔道,半腰深的杂草里,夹杂着长满针刺的各种植物,冷不丁便会给你一个意料不到的“惊喜”,或从上面勾住你不能前行,或从下面给你一个摔跤绊,甚至不时在你手上来几次亲密的热吻,留下一串胭脂红,好似游击队,搞得你狼狈不堪,疲于应付。稍微高大点的松树等虽然为攀爬提供了力的支撑点,但似乎不是很情愿,慌乱之时,头腚难顾,你便不由自主的成了针灸的试验田。

沟里的石头,在千百年水流冲击作用下,早已没有了棱角,光滑圆润,或彼此疏远分离,或彼此相依紧聚,像极了闯荡江湖的人生:青春的锐气早已被岁月软化,失去了放荡不羁的张扬,学会了察言观色和见风使舵,青春的轻狂,也早已化作一杯老酒,凝成感伤的过往。如果这时你再去理解少年听雨歌楼上,壮年听雨客舟中,暮年听雨僧庐下,便会有更深刻的体会。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2张
收回思绪,在百步九折中前行,奇形怪状的石头组合成千姿百态的路障,考验着登山者的意志、力量和技巧,它们或陡峭如削,峰绝壁奇,或连倚成洞,曲径通幽。我在驴友们拉手托腚的帮助下,或跳,或攀,手足并用,尽显动物的原始本性,紧紧跟随着他们。虽然他们照顾着我的体力,但我依然感觉到差距的巨大:一行人中有两个女伴,一路上步态轻盈,碎步如飘,极尽闪转腾挪之本领,过溪涧、跃陡峰、踏荆棘、穿密林,如履平地,逍遥洒脱,资深驴友的登山能力让我自惭形秽。

大约两个小时的路程,不时有驴友从身边超过,他们向我发出善意的鼓励,并提醒着我爬山的注意事项。我感受着他们的热情,不断调整着自己,甚至和着他们的呼声来几嗓高亢的喊山,或者奋起余威小跑几步,努力让自己保持兴奋的状态,以佐证自己心底里“廉颇未老”的自嘲。在气喘吁吁中总算紧跟队伍登上峰顶。那一刻,一切的艰难困苦仿佛都成为了别人的经历,而属于自己的只有无边的惬意和畅快。

站在高高的山顶,环顾四周,一种山高我为峰的豪情油然而生,胸襟豁然宽广了许多,似乎有万缕清风透过胸腔,吹走了所有的烦恼、苦闷、忧伤,当然还有那一丝腿痛的担忧。蔓延远方的黑色飘带,连绵不绝的青黛苍翠,一望无际的波涛浩瀚,还有不远处正在兴建的工业园,如一幅放大了的山水画,让我不禁感叹江山如画,家乡最美。我想这或许也是每一个驴友的感受,正是内心对这种美好的追求,才有了永不停息的脚步,穿行山川江河,在饱览自然醉美景色的同时,也成就了自己的宽广、深邃、勇敢、芬芳,并与自然融合成一幅和谐炫丽的图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3068.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