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观欧洲国家乌克兰的文化与地缘——东师国政十月特辑

乌克兰作为国家形成较晚。1654年,乌克兰“加入”俄罗斯帝国。

有一事不明:从乌克兰波尔塔瓦走出去的文学大师果戈里(1809—1852),他的《乡村夜话》写的是乌克兰农村的风土人情,怎么他就成了俄罗斯文学家呢?无从求教。

乌克兰的领土变迁比较复杂。1992年以后,乌克兰和俄罗斯都是主权独立国家,2015年,俄罗斯趁乌克兰危机出兵克里米亚半岛(克里木),然后搞了个公民投票,将该地划归俄国。这种领土变更是不符合国际法的。中国出版的地图似乎已表明了官方立场:不承认俄对克里米亚的占领。但仔细一看,这地图的文字详解部分又写道:乌东部危机后,克里米亚共和国和塞瓦斯托波尔直辖市“入俄”。“入俄”两字是中性的,既没有承认俄罗斯的行动为合法——否则可能用“加入俄罗斯”的字样,也顾及到国际政治的现实。

对乌克兰,我最感兴趣的是果戈里,但果戈里又不属于乌克兰。

我喜欢的政治家赫鲁晓夫担任苏联领导人之前,曾经担任乌克兰第一书记。苏联解体以后,亲俄派和亲西方派几乎在交替掌权,这个苦难的国家没有消停过:

克拉夫丘克(不怕俄罗斯的领导人)

库奇马(亲西方,低调反俄,制定第一部宪法)

尤先科(亲西方)

亚努科维奇(亲俄)

议会议长(代理总统)

波罗申科(亲西方)

泽连斯基(现任,演员出身)

2020年全世界都在防疫,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疫情噩耗频传,加之白罗斯的政治纠纷分散了西方与俄罗斯的注意力。泽连斯基至少在目前没有重大政治挑战。

刻赤海峡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和乌克兰的边界,20世纪曾经出现自然添附的岛屿。

乌克兰的政治制度没有太特别的地方,面对乌克兰地图还有两点感悟:

第一、每个城市、每个国家都要重视和爱护自己的母亲河。第聂伯河是乌克兰的母亲河。准备读读舍甫琴科(1814—1861)的《在第聂伯河的水面上》等诗歌。译舍甫琴科诗歌的翻译家戈宝权和我们的老所长吕元明先生还有通信。

第二、黑海和克里米亚半岛的风光固然令人向往,但黑海沿岸不是世外桃源。19世纪中期的塞瓦斯托波尔争夺战,俄国吃尽苦头,促进了俄国领导人决意改革农奴制。苏联解体,不但相关国家要瓜分黑海舰队,黑海海域划分也是重大政治问题。

第三、语言之争的背后往往有政治斗争。乌克兰宪法规定:乌克兰语为官方语言。这是对俄罗斯霸权的一种对抗。似乎可以与朝鲜半岛国家废除汉字相类比。

出生在基辅的舍甫琴科为何被称为乌克兰民族诗人?因为他是农奴出身,毕生主张乌克兰脱离沙皇俄国的统治。与他同时代的果戈里(1809—1852)从来没有这种活动和主张。1828年以后,果戈里基本在圣彼得堡活动。乌克兰人奉戴他为民族作家也找不到理由。

我收藏了一枚果戈里头像的徽章,自然是没有机会佩戴。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3018.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