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夜空中最亮的星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我想起来前年也差不多是这个季节,在昆明,创业公司天天加班。标哥每次都鼓动我们去办公室附近的茶室开会。他总是眯着细长的眼睛,一半征询一半命令的问:你们不觉得在办公室很压抑吗。然后期待你赞同他的建议。我们哈哈回他,并没有奥。
但每次还是欢天喜地的跟着他去茶室头脑风暴。我们都超级超级喜欢和标哥一起开会和加班,仿佛新世界被打开了,有着无穷无尽的工作和创造的热情和希望。

很奇怪的,就是有一种人,即便他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说,他对待你就像对待所有身边的人和事物一样,但你就是觉得被深深的看见了。

第一次见到是在营地,以咨询观察身份,你在旁边听着我们团队每天晚上的复盘会议,结束后被马老师Cue来点评。礼貌而克制,精准又不尖锐。
我们立马全部折服,估计还说了请您加入我们团队的不矜持的话吧。
现在想来,你估计当时也高兴的吧,三言两语就笼络了一众人心。

我现在明白那是一种人格魅力,超越了学识和经验。

当时我在工作中常常会拧巴的表达自己,某件事情你听说了以后和马老师说,那是因为她有边界感。
当马老师转述给我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原来一直困扰我的莫名的冷漠和疏离,并不是我太固执并不是我想的太多并不是我太敏感。

你隐隐约约的不明所以,甚至自我怀疑,在他看来,是一种外化的性格,是也许还不错的处事标准。
他看到了你,然后你也就看到了你自己。

每次提到一些新鲜的理论和干货,我们听不懂,他总是开心的解释,我们也开心的被碾压。
我去培训学习,会专门发信息远程指导我该怎么发言怎么快速获取信息。
参加他主讲的游学团,本来是去端茶倒水的,他也在得空的时候专门问一声,你听懂了吗。
会在和马老师意见有分歧的时候,偷偷跟我吐槽,然后叫我不要告诉马老师。

缜密的底层逻辑,优秀的顶层设计能力,舒服的对话方式,对事物本质的了解,得益于你的带领,我们每个人都仿佛被点燃。
我也开始相信自己有所价值,情绪稳定沉得住气,富有同理心,要培养对数据的敏感和理论工具的使用。
你告诉我的,是我当下想要的全部答案。我们每个人都开始相信,未来可期。

我们迅速而缓慢的搬离了原来的生活轨迹。
马老师去了你曾经咨询服务过的一家企业,阿段做了自由摄影师,培頔都当妈了,我也继续折腾,如今离家千万里。
不全是因为你,也有人生际遇的巧合和变幻吧。反正我们随着巨大的莫名惯性,在往前走。

前段时间很丧,并且没有理由。在回家的路上,短短10分钟的路突然就走不下去的感觉,索性蹲在路边大哭。晚上不想睡觉,总觉得第二天好像永远不会再来了。清早起床,要靠着理智爬起来,像是从泥沼中爬出来那样艰难。
我偶尔想起你,也曾会这样么。

上次说你像少年一样,蓬勃热忱,冒险干净。走在人群里,闪闪发光。你要融入人群, 但又保持着距离,像是笃定了自己一定可以获得喜爱,又有点不在乎你们究竟喜爱不喜爱。

原谅我浅薄的对你的认知和描述。
我觉得很少有人真的了解你,我也是不理解你的人之一。我们大多数被你真诚引导和帮助过的后辈,崇拜和敬佩你,却从来没有想要了解你。

想到这里,我就觉得我实在是一个自私的人,从来不去想一下何德何能拥有这样的前辈,只觉得自己运气好,甚至还沾沾自喜自己也没有很差。
强大的公益情怀,影响环境和话语权的能力,让你成为了那个巨大的能量来源,持续不断的运输给我们这些幸运者。
我们都浑然不觉,能量是守恒的,用了需要补回来的。

明明我们都拥有很多很多坚定不移的爱啊,为什么还会如此频繁的陷入无望。

可能这就是人的奇妙之处吧。试图从原生家庭,从成长背景,从人际关系去分析去解构这些情绪和心理的来源。可也许最终无迹可寻。
我们就是普普通通的大多数人,没什么特别。只是每个人都有不得已吧,我们不能轻易打通彼此的悲欢通道。
只是,不快乐的人那么多,为什么不能多你一个。

不能丧太久啦,你说过,我们欢欢是要做大事的人。先说声不好意思嘿,至今一事无成还老是不开心。你提醒马老师帮我留意的优秀的男孩子,也还没有到来。可该死的生活就是这样,失望总是多过期待,而期待也总会再发生。

如果有平行世界,这些我还蛮想分享给你。哪怕会冒犯到你,哪怕会显得稚嫩,但真的希望把你曾经带给别人的‘被看见’这样美妙的礼物,还给你。

人离开以后会变成星星,我是不大相信的。那是夏日里闲来无聊大人讲给孩子美丽的童话,是那些无法消遣伤痛的人的自我治愈。离开就是离开了。如果说还有什么永恒,大概是你用毫无保留的热忱和冒险精神,教给我们什么是赤诚,什么是高贵,什么是真正美好的人。
你不完美,不无坚不摧,不强大。
你曾经照亮了我们的一段旅途。

隔空碰杯,但愿我像你一样曾热爱生命。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994.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