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居的几年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仔细算算,真正独居的生活也就两三年,但莫名就是感觉很久了。

从初中开始寄宿,到大学后来读研一直都住的集体宿舍。算不上独居,更多的是一个从父母臂膀下走出来的一个过程,是心理上逐渐走向自我和独立的一个状态。包括后来工作也有过住单位,合租的状况,真正独居的时间其实很少。

第一次有一个单独的独立的空间还是实习的时候,老师借我一个小公寓暂住。大概只有20平米,对于二十三四岁的女孩来说,非常确幸。再也不用吃食堂,每天自己到菜场买菜尝试弄点吃的。早晚走路经过一条长长的河流去公司上班,晚上写写论文。像模像样的过上小时候的理想,当个白领。

独居的生活印象里很少遇到要修马桶啊换灯泡啊这样的糟心事情,更多的是对开始要拥有自己能掌控的生活的期待。

也是在那个时候,遇到了很好的前辈同事和很棒的工作体验,支撑起我对未来莫名自信的想象。刚才还和当时认识的马老师聊天,我说我那个时候遇到你,你是我现在这个年龄,想想挺有意思的。

也和不认识的陌生女孩合租。那个阶段已经正式毕业开始一头扎进工作里。不喜欢交朋友因为认为朋友额度已经够了。不刻意要和陌生人交朋友了。每天下班就钻yi在自己的房间里,现在都不记得天天呆在房间里干什么。喜欢我的男孩子每周都会来看我。会提前问我要吃什么,后备箱总是满满的,牛肉干,葡萄,酸奶,西瓜,还有在农贸市场买的鸡。来家里炖我最爱的鸡汤。

来了一两年。

这个纯粹真挚的感情,加上前情后续也有三四年吧。想来也搞笑,结束的很仓促。有一天他把发给另一个女生的表白信息错发给了我。

没有太多被背叛或者被欺骗的感觉。也并不是什么不够喜欢之类的原因。偶尔也会冒出,那么喜欢我怎么会做这种事呢。但很快觉得,奥,好像一切也很正常。
想起那些对我好的场景还是觉得很感激和温暖。那个时间里的这个人,让孤勇奋力要在工作中抓住什么,老是紧绷和严肃的我,偶尔可以松弛和任性一点。

后来又搬过家,每天忙东忙西,我记得爸妈来,我还在忙。他们来到新的城市,一无所知的时候,我并没有在身边。那个时候,的确工作更重要一些。那个时候,也开始了从我是一个孩子需要教导和保护到父母开始依赖我的转折。表面上是每天妈妈做好饭菜,等我回家,照顾我的所有衣食起居,我开玩笑说那可是真正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但那又跟小时候的被照顾想要叛逆完全是两码事。其实呢,你自己知道,心理上和情感上是父母更需要照顾。

我甚至为能够在生活起居上完全依赖妈妈而感觉安心,我觉得妈妈也在这件事上找到了我离家求学这些年她不被需要的补偿。我觉得每个人啊,都应该在长大以后,拥有一段亲密无间的和父母重新居住在一起的日子。

非常神奇,在这个时间里,仿佛你和父母的人生发生了重合。你长到了父母成为父母那一刻的年龄,你们的人生重合又完整平行的往前各自走了二三十年。
虽然说父母和子女就是一场离别,但在离别之前,我们各自在某个瞬间,领悟和参与到对方的人生,也是亲子关系的一个新的阶段。
我应该是那个用童年治愈一生的幸运鹅。

这样的时候不长,因为很快我就迎来了真正独居的时候。在埃及生活半年,开始完全没有任何认识的人,没有同事没有朋友,办公生活都在一个两居室里。还好我本来就是一个对热闹场景完全不需要的人。
我就记得大年三十那个晚上,12点了,还在加班。也是第一个过年没有回家的春节。但好像当时也没有觉得凄然,开开心心的和爸妈说了一切都好,把工作做完了第二天开开心心去了金字塔。

不可思议的我,不可思议的一段时光。那个时候更多的是好奇吧,没空孤独。
有短暂交往一个男朋友,一开始真的蛮想认真的,后来发现喜欢他大概只是因为外表,我们根本是两个世界的人。并且没有试图走进彼此内心的意愿和能力,在一起大多时候是各自玩手机,聊几句就觉得好难聊下去奥。

但同时,我又真的因为他第一次来接我去逛街的时候,穿着卫衣牛仔裤,斜靠在车后备箱上等我,远远的看着我笑,心动了好久好久。

第一次聚在KTV的时候(没错,埃及也有中国人开的KTV),他问我你喜欢什么类型的歌,我说没有特别的类型,民谣最近听的多。他就给我唱了一首安和桥。(对唱歌好听的男孩子真是完全没有抵抗力…)

老阿姨就是一边心动,一边又清清楚楚的知道结局。我们对彼此的热情都消退的很快。甚至都没有一句正式的告别。删除微信,就消失在彼此的人生里啦。

肤浅而短暂却又真实的喜欢,很像一场梦。我偶尔在想,他是否还记得,萨拉丁城堡里那个走在他身边,开心又不太自然的女生,其实对他有过期待但很快就放弃了的女生,这会儿还会在一篇文章里提到他。

迪拜大概率很难独居,因为房租是真的太高了。第一个同屋的室友是哥伦比亚女孩,原谅我在认识她之前根本不知道哥伦比亚是一个国家。
我们初次见面,她英文也不好,我也不好。她问我我没听懂,我问她你问我啥,她也听不懂。我们就在这种听不懂的氛围里住了小半年。后来有段时间她比较难过,那个时候我的英语好像进步了一点点,她给我讲她男朋友的故事分手的事情,我记得我还能安慰两句。

两个语言不通的女生,坐在各自的床上,磕磕巴巴的分享感情的故事,到伤心处还互相鼓励安慰。。。
原来世界上所有女孩子失恋都是这么难过和纠结啊。都会反反复复追问:你说他是真的不爱我了吗。

非洲的女孩子罩杯好大。在洗手间不小心看到没收走的内衣,张着嘴巴拍下来和我的对比照。简直是西瓜和苹果的差距。种族和基因,不得不服。
有时候还有好像在夜场工作的女孩住过来。白天居家打扫卫生,给男朋友做饭。晚上换上亮片裙高跟鞋,画上浓妆出门。像极了电影里的画面。我一点也不觉得危险或者不好。因为你看到她们下厨,打扫卫生,友善的邀请你吃东西。你正视过浓妆背后的眼睛,就很难再去对于她可能不入流的工作产生苛刻。大家在同一个公寓里,过着完全平行的人生。偶尔餐桌碰见,还会分享食物,互相关心对方今天的状况。
这样漂浮又真实的交汇也挺有趣。

这些室友搬离了公寓,就从生活中消失了。

独居的生活目前还在继续,大概率该消失的和该到来的也还会继续。
那些丧气无法言述的时刻好多,和感觉到真正愉悦和美好的时刻一样多。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992.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