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下的多面人生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清晨,天色微亮,街道上已有喧哗声,小鸟早已醒来,叽叽喳喳的开始了忙碌的一天。小区门口保安大哥已就位对每位出入的人们扫码、测体温,这或许是未来一段时间的常态,与之相伴的是每个人都戴着口罩。出门必须口罩、扫码、测体温三步曲,似乎是缺一不可。出了小区,感觉是到了另一个世界,终于可以欢快的奔跑了。作为一名跑者,被疫情困住的两三个月应该是人生最难受的时期。

一路上遇到一批批到工地上班的工人们,跟我们一样,三步曲套餐,虽然戴着口罩,仍能感受到工人们兴奋的表情。是啊,停工了许久,总算盼来了复工,这对于他们来说生活又有了希望。
尽管天色尚早,但江滩的跑道上却已略显拥挤,终于明白为什么汉马一直中不了签了,热爱跑步的人们总是比着谁更早。爹爹婆婆们早早赶来,趁着人少,或慢慢跑上一段,或悠悠散个步,锻炼总是好的;跑步者各年龄都有,真是让人感慨,小年轻们居然也不睡懒觉了,瞬间倍感压力。
人来人往,每个人都自觉的戴着口罩,这对跑者带来很大的压力,毕竟隔着口罩呼吸相当不畅,不到2公里就开始大口的呼吸了。眼看着前面一段路没有行人,赶紧扯下口罩,狠狠的呼吸了几口,加速跑上几百米,迎面先后碰到多名跑者,无奈再拉上口罩放慢脚步。如此反复,跑下10公里早已喘得不成样子了。一路遇到的跑者大多也是这种状态,个别极其严肃的跑者干脆不戴口罩跑了,可以看得出他们训练的狠劲,毕竟耽误了几个月,状态下滑是必然的。
好在一路上大家都相安无事,都尽情的享受着各自的自由时光。一处空地上,一对球友拉了个球网打着羽毛球,好不快活,偶尔摘下口罩,欢笑写在脸上。保洁阿姨努力保持着江滩公园的清洁,她们的工作并没有多大不同,只是戴上口罩,让人觉得她们的工作也很伟大。树林间栈道上的僻静处,一位小姐姐跟着音乐独自起舞,似乎早陶醉于晨光中,也让跃动的江滩多了一丝优雅。

跑完返回小区的路上,经过的早餐店里门可罗雀,比起往日火爆的场面,真是今非昔比。偶尔看见两个小哥端碗热干面,独自蹲在无人处,一旁的耳朵上还挂着一只口罩,样子让人捧腹。街上的行人开始多起来,急急勿勿,多是赶着上班的吧,口罩之下平静中透露着一丝忧虑,或许仍在担心自己的工作或业绩吧。想到这不由得加快了脚步,自己不也是他们中的一个么?
进到小区,一位年轻的婆婆对一位爹爹说:“要罚你的款!”他们似乎很熟识。
爹爹无辜的说了声:“为么事要罚我的款噻?”
“你不戴口罩当然要罚款!”
“我要抽烟,么样戴口罩噻?”
“不准你抽烟,哪个叫你在小区里抽烟了?”
……
人们早已清醒的意识到,口罩是能保命的,不戴口罩是要出事的。
疫情持续到现在,口罩很好的保护了每个人的健康,也见证了东西方文化差异所带来的不同结局。很幸运,我们的文化让每个人尽可能的远离病毒,最终将病毒隔离在实验室中(或许是)。
人们收起了惶恐,慢慢回归正常生活和工作中,往日的繁忙与自信逐渐恢复。但回望过去的三个多月,与口罩有关的话题与新闻多不胜举,尤其是疫情最艰难的时候,仍有不少人做出匪夷所思的举动。或许经历过,就能学乖吧。
同样的口罩之下,是不同的面孔,也会有不同的多面人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986.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