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新乡长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换届的时候,二田高票当选新乡长。雕窝村欢天喜地,连着两任乡长都是村里的,男女老少出门都脸上有光呢。

上任头一天,二田爹的屋子里就挤满了人。四爷说二田你是大伙打小看着长大的,从你小学二年级捡50块钱交给老师,咱们就知道你小子不爱沾便宜,当了主事儿的领导,就更得注意了。

六叔说跟老乡长多学学,接好棒儿,把上下关系打理好,多帮咱老百姓办点实事。“三冲子”说别整用不着的,看看怎么带大伙多挣点钱。老乡长不说话,坐在炕头上笑呵呵地看着,该说的话,他前几天都和二田说过了。

可二田上任刚一个月,雕窝村就炸了窝。

二田爹的屋子里,周六来了一堆人,找二田开批斗会。

六叔说你小子这三把火烧的挺猛啊,而且净拣着咱们村里的头上烧,你说,我家红梅的工作,干到今年是8个年头了,哪个领导挑出半点毛病,你咋说辞就给辞了呢。六叔说得激动,山羊胡子一撅一撅的。

红梅高中毕业后没有工作,老乡长就把红梅临时聘到乡里干活,平时在厨房打打下手,来人了负责端茶倒水,那是老乡长帮村里里办的第一件事。

后来老乡长看红梅勤快伶俐,就送她到县招待所学了三个月,回来后举手投足确实大不一样,接人有接人的章法,待物有待物的尺寸。

红梅说这里面规矩多着呢,站的时候手要放在肚脐位置叠着,笑的时候露的牙齿不能超过6颗,倒水的时候拿杯盖的手指要翘起来,开会的时候,领导的水杯要是喝了三口,就需要过去添水了……有重要客人来,红梅就会一身旗袍,一副白手套,忙前跑后,顿时给简陋的乡办公楼增色不少。

于是乡里慢慢就在县里打出了“招牌”,下来的工作组,常常会留下吃顿饭,顺便感受一下山沟里的高标准服务。

二田当乡长前有一次过来办事,看到红梅标准得有些夸张的样子,就感觉有点像看木偶戏,当过兵的他从心底感觉别扭。所以一上任,他就让红梅回了家,开会端茶倒水的事让刚毕业的小高顶下来,厨房里的活,让李师傅多干点,说下一步再琢磨帮红梅安排个事做。

看六叔气的不行,二田说不是我为难红梅,现在转作风了,乡里的接待花架子不撤,我这工作不好做,别的作风也转不过来。你放心,红梅的事我记着呢。

四爷说二田你说说,我家的鸭蛋咋整。

四爷家靠着河边,放养了100多只鸭子,平时基本不用自己喂,全靠吃河里的小鱼小虾。四爷腌咸鸭蛋的手艺又好,所以腌出来的咸鸭蛋,个个打开都是红得流油、咸淡合适。

老乡长在任时,乡里食堂由四爷供应鸭蛋,上级要来人的时候,老乡长经常会给四爷打电话,提前按人数打包点咸鸭蛋带回去,有时还要几只收拾好的鸭子。

二田上任后,就让会计到四爷家把原来的签单挂账都结清了。封了账,四爷估计这以后就别想再给乡里送鸭蛋了,一年一万多的收入呢。

二田说四爷你别着急,乡里不买了但不是说咱就卖不出去了,我给你想办法呢。

一直没有说话的老乡长也憋不住了,说二田听说你要想把咱贫困乡的帽子给摘掉?这事可得慎重,这帽子看着不光彩,但可实惠着呢?每年按人头有300元的补助,还有免息的银行贷款,我费劲巴力守了这么多年,你可别给玩坏了。

还有,听说你要把跨河的路面建个桥,这个大伙都明白,建了桥自然不用年年修路了,但你别忘了再也没法申请修路的补助了,原来要来的修路款,哪家没跟着沾点光,你爹修猪圈的砖,还是从那个经费里出的呢。

二田说老乡长你的意思我懂,但要想长远发展我们还不能靠补,要想办法让大伙多干点事、多赚点钱,光彩着富起来,我有几个想法,回头和你商量商量,你帮我多出出主意。

二田爹家的声讨在二田的解释中慢慢平息,晚饭前大伙都散了。

二田后来的工作越来越忙,周末能在家的时间也越来越少,来二田爹家里串门的乡亲也越来越稀,四爷和六叔,见了二田爹也都爱搭不理。

雕窝村的人出去赶集,也很少再兴高采烈说起我和乡长是一个村的了。

两个月后,二田通过同学帮红梅在省城的饭店找了一个工作,据说没多久就当了领班,工资比在乡里涨了好多,后来,把村里的好几个姑娘都带了出去。六叔说二田这孩子虽然干事有点愣,但还没忘本呢。

二田不是只帮了六叔,他也没忘了一村人、一乡人。他带着乡里的干部,闷在屋子里研究了半个月,然后就甩开膀子干起来。先是趁着雨季还没来,把跨河的路都建了桥,彻底打通了断点,现在的小轿车,可以从县城直接开到乡里的每一个村、每一家门口。

二田后来带上四爷和其他村的几个年轻人,到县城工商局办了手续,在网上订购了很多包装盒,把四爷的咸鸭蛋,还有乡里盛产的土鸡蛋、小米、山茶都打上包装,这些土特产一下子就“洋气”起来。

又把几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召集起来,申请建立了乡里的微信公众号,开了几个网店,宣传销售乡里的农产品。没多久,那些从没出过远门的农产品就打开了销路,全乡也因此名声越传越远。

再后来,二田开始带着大伙琢磨发展旅游农业,在雕窝村试点种植油菜花,建立水蜜桃采摘基地。第二年,雕窝村乃至全乡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开春的时候,油菜花黄遍山坡,秋天的时候,水蜜桃香飘四野。

每到节假日,城里的小汽车一辆辆开进山沟里来,雕窝村的老人,就坐在村口的桥头上,等着城里人把家里出产的东西给带走。年底,二田组织开了会,主动向县里申请摘掉贫困帽子,虽然没有了那人均300元的补助,但一年下来,村里人的钱包都鼓鼓囊囊的。

四爷年纪大了睡不着,每天早晨起的早,经常天一亮就看见二田推摩托出门,四爷就喊二田你当乡长的人了,咋还起这么早?

二田挥挥手说,不行啊四爷,我还是新乡长哩。

二田的回话,伴着摩托车的突突声,穿过山雾,在寂静的山沟里传的很远很远……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965.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