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常想起小时候爹给自己推头的情景

小时候,村里没有理发馆,好多人家都买一把手动的推子,我家也有,现在一想起这把推子,就禁不住要流眼泪,爹给我推头的往事,真的是伴随着泪水的。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咯噔咯噔……”爹左手把着我的头,右手捉着推子,大拇指和另外四指分别挨着一个推子把儿,两个把儿中间绷着一根弹簧,握紧时手再放松,弹簧会把两个把儿撑开,推头就好像在玩握力器。一握一松,上下两片推子齿咬合之后,头发便簌簌掉落。
只是我家那把可怜的老推子,刀片钝了,常常卡壳,薅头发,我说“疼”,爹却总让我忍着,实在是忍不住了,浑身乱动,头被他搞得深一块浅一块,像生了头疮。他总嫌我熊毛病多,说“你高仁生老爷推头的时候,都能打出呼噜来,你越动弹,就越疼。”我看过爹给他推头,这老头还真能睡着,服了。下次推头,我试着一动不动,气都不敢出,可还是钻心的疼啊。于是头发尽量拖着不推,能熬一天是一天,躲不过了,推头就像上刑场。我说爹,就你这种手艺,到监狱里去推头,谁也不敢犯王法了,我爹笑而不语。
高仁生老爷百年之后,我成了爹唯一的顾客,我说他,不能买把新推子么,让我遭这个罪,爹说,咬咬牙,一阵就行了,有时候他端来用墨水瓶改成的煤油灯,拧下灯盖,提溜出灯捻子,在推子齿上滴些煤油,那煤油是家里唯一可当润滑剂使的东西。可是时间久了,煤油里的水分让推子齿生锈更快,推子卡住了,想倒出来,一撮头发生生被薅掉,爹这时也不好意思,赶紧给我摩挲几下。我咬着牙坚持到六年级,再也不肯遭这份洋罪,村里一个哑巴开了理发馆,一次一块钱,人家用的是电推子,坐在绵软的皮沙发上,推个头舒服地都能睡着,熨帖。

爹竟然还能给自己推头,这难度简直赶上杂技了,我妈结婚的嫁妆里有两面圆镜,这下派上了用场,他左手拿着一面镜子,炕边立着一面镜子。看着前面的镜子,把左手的镜子放在脑后,身前的镜子里有后面镜子里的后脑勺!理到后脑勺时,从上往下推,有难度,从下往上推,更难,总有不可及的头发躲避着推子的靠近,给自己推一次头,他的胳膊也抻得够呛。有一次,实在是够不到了,让我帮忙,我想这下可报报仇吧,“咔嚓咔嚓”几推子下去,虽然也薅头发,可他竟然纹丝不动,真能忍。
后来妈生了一场大病,爹因为操劳加上火,头发几乎掉光,稀稀朗朗的几根头发,成年累月用不着理了,他自己倒是想得开,说“这下省了。”他也真是够省的,年愈古稀的人了,在理发上没花一分钱。现在,每当理发的时候,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常想起小时候爹给自己推头的情景,而立之年,那真真切切的疼,竟然让我有些向往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932.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