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冰窗花”

儿时的冬天,窗户上常常开满冰窗花,窗户外的景物都被厚厚的窗花挡住了,但是冰窗花里又出现了一个新奇、美丽又丰富的崭新世界。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到了冬天,那段在冰窗花上哈气时的记忆和用手指在冰窗花上作画的情景又清晰了起来。小的时候,家住在农村,那时冬天很冷很冷,屋檐上总是结着长短不一的冰棱。外面寒风刺骨,农村又是大火炕,为了取暖,家家都努力地烧炕,到了夜里室内温度升高,水汽遇到窗前冷空气,凝结在窗户上,形成了美丽的冰窗花。

清晨,太阳已经一竿子高了,我趴在被窝里不想起床,躺在热炕头上,听着墙上广播里播放的音乐,惬意极了。娘早起把炕烧得热乎乎的,做好饭菜,喂好牲畜,催我早点起来吃饭。看到我在被窝里来回翻饼,娘就把凉手伸到被窝里,我闪转腾挪,依然赖着不起来,娘说:“懒虫,你看看窗户上是不是有个梳羊角辫的小闺女呢?”她知道我喜欢看冰窗花,也喜欢用手指在冰窗花上画画,我睁大眼睛,披着被子,爬到窗户前,使劲揉揉眼睛,没有看到梳两个羊角辫的小闺女,却看到一幅幅巧夺天工的图案。

真是太美了!有的和纯白鹅毛一样晶莹剔透,有的和玉蝴蝶一样翩翩起舞,有的像莲花一样娇艳欲滴,有的和雪域一样宽广,有的和深林一样幽静,有的和高山一样伟岸,有的和峭壁一样壮观,有的像大雁南飞,有的像小桥流水,有檐牙高啄的宫殿,也有波澜壮阔的大海……只要你的想象力足够丰富,这里几乎无所不包。

我一边欣赏,一边搞破坏,用小手捂住玻璃,羽毛一点点融化,我再哈气另一块玻璃,一排南飞的大雁消失不见,这块窗花还没有融化完,我又去用手指粘唾液去抠那个莲花瓣。娘一个劲催我说,别把手给冰坏了,快穿衣服,洗手吃饭,太阳都照到屁股了。

看着自己“雕刻”出如此晶莹剔透的图案,那么的飘逸轻灵,仿佛一幅神奇的水墨画,美得自然,美得惊艳 。无论是漓江上轻驰的扁舟,还是月下婆娑的竹影,都展示出了不同的境界。厚厚的窗花直到接近中午才全部化掉,看着我的作品化成水滴,很是不舍,但是不要紧,到了明天早晨,窗玻璃上又会出现一个前所未有的崭新世界。

冰窗花寄托着最真最美的影像和梦,常常让我想起儿时的冬天和那段爹娘宠我疼我的幸福时光。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930.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