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钱那件事,留下了永生难忘的回忆。

大二那年春节过后,刚回到校园的第二天,八百块钱生活费就被偷了。那个时代,这可是一笔巨款,我盘算着是两亩小麦的收成,父亲去建筑队当小工,要省吃俭用攒两个月。尽管心如刀绞,还是忍住没有哭,哭又有什么用呢?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夜里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心疼内疚委屈各种情绪袭来,眼前老闪现爹妈布满皱纹的脸,老重复开学前他们把钱郑重地放到我手上时的情景,泪水实在忍不住了,躲在被窝里无声地哭,一夜无眠。

九十年代初,普通工人工资才二百块钱。这笔巨款,是我一个学期的生活费啊。下午上课之前钱还在,晚饭回来,打开我的小柜,装钱的信封在,里面的钱不翼而飞。柜子没有翻动痕迹,宿舍的锁、门窗也没有异常,到学校公安处报了案,来了几个公安叔叔,里里外外认真看了看说:“不出意外就是你们宿舍的人作的案。”我心想,可能么?我们八个人平时关系都很好,捉贼捉赃,抓不住现行,这钱就肯定没希望了。我心里骂了自己一万遍,后悔没有把钱及时存到银行,后悔柜子不上锁。

心里真难受啊,一万只食人蚁在心上爬的感觉。钱没了,日子还得过下去,不能张嘴和同学要,自己想办法解决吧。大清早的,我就在世回尧小市场溜达,打听了几家饭店,都不招人,把自己的要求降低到只要管饭的程度,也没有人可怜我。漫无目的地溜达了一上午,来到了宿舍后面的大水库边,困意袭来,找了棵核桃树,倚着树干睡着了。还做了个梦,梦里握着个鸡腿,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多好的梦啊,醒来的时候,口水流了一脖子,宫廷这厮就站在我跟前,定定地看着我。

“我去,你什么时候来的?还怕我跳水库啊。”

宫廷是莱阳人,在宿舍排行老三,口拙得厉害,话比四二年的粮食都少,但是心眼很好,他肯定是不放心我才找过来的,手里拿着个肉夹馍,塞给我之后,从口袋里掏出个“小二”,这老几还真是了解我。

一直喝到日落西山,他说他有钱,以后一个碗里吃饭就好,有他的不能饿着我。老三是真心的,我信,但我不想这样,自己犯的错,自己得想法解决啊,宫廷也不容易,他有个读高中的弟弟,父母也都是农民,一顿半顿的还行,老吃他的,我心里不得劲。最后我们两个想出一个办法,自食其力做点小买卖,批发录音带去卖。

说干就干,不含糊,第二天就去三站音像市场批发录音带。那个时代大学生听的基本是盗版的,零售价五六块钱一盘,我们批一包磁带,拎着旅行包到学生宿舍去推销。那时候比较流行创业,卖什么的都有,图书、T恤、运动鞋、啤酒、香烟、卫生巾……做个小买卖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干销售这事,主要是要脸皮厚。进了人家宿舍,你说一万句,没人搭理你,说多了,还有人撵你骂你。在8号楼体育系一个宿舍,还差点挨揍,但是咬牙忍着,靠自己劳动挣钱不丢人。大部分人还是好的,即使不买也笑脸相迎。那时候一天的销量也就是五六盘,到了周末一天能卖十盘二十盘,每盘的利润从三五毛到两块多钱不等,吃饭足够了。

我们常去那家音像店老板姓潘,是河南周口人,人很热情,有时候我们上课没工夫去,他还能送货上门。那时候年龄小,不知道社会上有这么多道道。有次卖磁带,碰到了同行,彼此一交流,才知道老潘批发给我们的磁带价格高得离谱,同样是在他家进货,一模一样的磁带,我们的进价是四块六,而别人只需要两块五,一盘就黑我们两块多。这段日子我们卖了几百盘了,这是接近一千块钱啊!太黑了,这不是欺负学生么,必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能吃哑巴亏。

我和宫廷定了一个计划,宿舍的宋健博和隋爱宁打掩护,专捡人最多的时候去店里批货。老潘怕露馅,就特别着急打发我们走,所以收条提前就打好了。这次我们批了他三百盘磁带,拿了收条,趁他去招呼客人的时候,趁机溜走,算一算黑我们的钱也搞回来了。

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第三天,老潘就带了一帮混混把我们堵在厕所里。这几个社会痞子,文龙刺虎的,都是烟台本地人,一看都不是善茬,老潘扇了我两巴掌,我吓得几乎尿裤子,那场面,谁能不害怕,他骂我:“你妈个×,就是活够了,敢弄我。”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们不占理,我又挨了揍,生发出一股拼命的冲动,我反问他:“是你先弄得我,你们恶人先告状,你们欺负学生。”

为首的一个痞子,一脚踹在我小腹上,我应声倒地,头碰到暖气片上,血顺着额头流下来,那情景竟然忘了疼。宫廷急了,冲过来就要护着我,被两个痞子夹住,按在墙上。我心想,这时候不赶紧跑,上来凑什么热闹。不过有了两个人,我不再那么害怕了,小时候爹就反复教导我,有理走遍天下,遇事不能怕事,今天这事躲是躲不过去了。老潘看把我们控制住了,掏出家伙开始朝我身上泚尿,嘴里还羞辱着我八辈祖宗,我脑袋瞬间充血,冲他的“水龙头”狠狠一脚,只听见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几个痞子冲我杀将过来,我一拳打碎了消防栓外的玻璃,手上的血哗哗流,我拿起一块玻璃掐着,心想,来一个我攮一个,宫廷看我流血了,竟然从口袋里拿出了水果刀,朝自己胳膊上就划了一下,血哗哗流了出来。

那帮痞子一看这阵势,一下成了瘟鸡,他们肯定收了老潘的好处,但是为了几个小钱,不能玩命啊,就和老潘一溜烟跑了。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了,那帮人再也没有来过。事后,我的手缝了三针,现在疤还在。这件事传得很快,整个学校的人都知道,中文系两个卖磁带的小伙,差点挑了六个社会痞子。还是我爹说的对,咱不惹事,但是遇事不能怕事,有理就得硬气。

快毕业的时候,宿舍里又频繁丢东西,于是就多了个心眼,我和老三在对面楼里暗地观察,终于抓住了这个可恶的惯偷,没想到真的是我们宿舍的人。临近毕业,又这么熟,谁也不忍心让这个来自农村的人卷铺盖卷回家,况且又天天生活在一个屋檐下,这事也就不了了之。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现在回忆这段经历,感觉收获了很多东西,也让青春的记录本上,留下了永生难忘的回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926.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